抗日英雄譜之中國遠征軍

彭玉龍 丁增義 余戈 曹舒雅 黃旭
2015年09月08日10:34       來源:解放軍報

中國遠征軍

彭玉龍

1941年12月23日,中英雙方簽訂《共同防御滇緬路協定》。26日,中英訂立軍事同盟,決定中國編組遠征軍赴緬甸支援英軍對日作戰。1942年2月16日,仰光危急,應英方請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令中國遠征軍第1路副司令長官杜聿明(后由司令長官羅卓英和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指揮)率領第5、第6、第66軍共10個師10萬余人入緬援英作戰。3月同古保衛戰,中國遠征軍共殲滅日軍5000余人,有力地支援了英緬軍。5月初,緬甸戰局惡化,中國遠征軍一部撤回雲南,另一部撤到印度。中國遠征軍應英方的請求,緊急入緬支援英軍對日作戰,歷時近半年,轉戰1500余公裡,浴血奮戰,屢挫敵鋒,多次給英緬軍以有力的支援,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重要貢獻。

為准備反攻緬甸,打通中國西南國際交通線,1942年8月,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成立中國駐印軍總指揮部,負責中國駐印部隊的整訓。1943年2月,重建遠征軍,任命陳誠為司令長官(后由衛立煌接任),負責第二批遠征軍的整訓。

1943年春,中國駐印軍派出一部自印度東部阿薩姆的利多進入野人山,掩護中美工兵部隊修筑中印公路,並逐步向緬北推進。10月下旬,中國駐印軍在英美軍各一部的配合下,向緬北日軍發起反攻。至1944年春,中國駐印軍已推進至孟拱河谷。1944年3月,侵緬日軍向印度科希馬和英帕爾發動進攻。為牽制緬北日軍、策應英軍作戰,中國應盟軍東南亞戰區統帥部的請求,於4月上旬緊急空運兩個師到印度接受美械裝備,隨即投入反攻緬北的作戰。6月,中國駐印軍攻佔孟拱城﹔8月,攻克密支那。10月中旬,中國駐印軍分兩路向瑞姑、八莫等地日軍發起攻擊,並於1945年3月30日與英軍會師喬梅,勝利完成了反攻緬北的作戰任務。

為策應中國駐印軍反攻緬北和英軍在印度英帕爾的作戰,並打通中印公路,中國遠征軍在美軍第14航空隊配合下,於1944年5月向滇西日軍發起反攻。鏖戰至11月,收復了鬆山、騰沖、平戛、龍陵等地。滇西殘余日軍退守芒市等地頑抗。中國遠征軍又一鼓作氣攻克芒市、遮放。日軍殘部退向畹町。中國遠征軍乘勝沿滇緬公路及其兩側攻擊前進,於1945年1月攻佔畹町,繼而進入緬甸追殲日軍。1月27日,中國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在芒友勝利會師,中印公路全部打通。

從1943年10月至1945年3月,中國駐印軍和中國遠征軍在緬北、滇西反攻中,收復緬北大小城鎮50余座,收復滇西失地8.3萬平方公裡,共殲滅日軍4.9萬余人。中國軍隊也付出了重大犧牲,傷亡官兵約6.7萬人。

反攻緬北、滇西作戰的勝利,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影響。它不僅打通了中國西南國際交通線,把日軍趕出了中國西南大門,支援了國內正面戰場的作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戰斗志,而且沉重打擊了侵緬日軍,為盟軍收復緬甸創造了有利條件,並減輕了盟軍在印緬地區和太平洋地區的壓力,有力支援和配合了盟軍的對日作戰及東南亞人民的抗日斗爭。

 

雨霖鈴·中國遠征軍追憶

■丁增義

雄兵西去,莽山遮斷,怒水橫阻。初聞倭騎北犯,偏師直下,揚威同古。破敵仁安羌內,迅雷驚寰宇。怎奈他,緬北丟脫,哭野人三易寒暑。

英雄自古干戈舞,駕長車、碾卻千般侮。陣前舉鞭何指?故國外、一川鼙鼓。裂眦同仇,河谷陳兵,鐵血伏虎。望故土、白骨秋風,似是離人訴。

 

戴安瀾:戰死於野 壯志無違

■余 戈

在抗戰史上,戴安瀾的名字與中國遠征軍、同古保衛戰、緬北野人山等緊密相連。這位於1942年春率師參加第一次入緬對日作戰而犧牲的著名將領,堪稱是中國軍隊遠征異域抗戰精神的“標高”。1943年3月,毛澤東在延安賦詩《五律·海鷗將軍千古》,給予其崇高禮贊,雲:“外侮需人御,將軍賦採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羆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殞命,壯志也無違。”

戴安瀾,原名戴炳陽,安徽無為人。早在安徽公學高中部讀書時,他見軍閥混戰、民不聊生,即下決心投筆從戎、振國救民。1924年,戴安瀾來到廣州投考黃埔軍校,卻因身體瘦弱未能錄取。不甘心的他,之后又來到國民革命軍報名,當了一名二等兵。一年后,他終於考入黃埔第三期步兵科。為砥礪意志,做力挽狂瀾的英雄,他特意更名為安瀾,立號海鷗。畢業后,戴安瀾參加北伐諸役,屢著功勛。

早在1933年春的長城抗戰中,戴安瀾即以第25師第73旅第145團上校團長之職,率部與日軍激戰於密雲古北口。“七七事變”爆發后,戴安瀾擢升為第73旅少將旅長,參加了平漢線上的漕河、漳河之役。1938年春,著名的台兒庄戰役打響,戴安瀾率部火攻陶墩,計取朱庄,為大戰勝利奠定了基礎。尤其是堅守中艾山之役,戴安瀾率部阻敵精銳板垣征四郎第5師團達四晝夜,終將敵擊退。其時,每當日軍瘋狂猛攻之際,戴安瀾即親臨一線督戰,“以致部下官兵隻畏主將不畏敵”。

1939年1月,戴安瀾榮升當時全國唯一的機械化師第200師師長,時年35歲。為鍛造一支精銳之師,戴安瀾著手改進軍事教育,親自編寫《磨礪集》正本及續本兩冊,以抗戰以來的實戰經驗,詳析班排連攻防戰術及射擊教育要領,成為部隊訓練的教本。1939年冬,昆侖關戰役打響,戴安瀾率第200師擔任正面強攻,再度重創台兒庄戰役時的宿敵日軍第5師團,為奠定昆侖關大捷贏得頭功。戰斗中,戴安瀾始終於第一線督戰,一度身負重傷。

1942年春,第200師納入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序列,奉命進入緬甸與英軍並肩對日作戰,保衛當時中國抗戰的生命線——滇緬公路。擔任遠征軍前鋒的第200師抵達緬甸中部同古之際,我后續部隊仍在國境內。蔣介石因第200師孤軍挺進,甚為擔心,遂召見戴安瀾,詢問其是否有信心堅守阻敵。戴安瀾慨然應答:“出國遠征,原為揚大漢之聲威,隻須有一兵一卒,亦須堅守到底,決不負長官之期望。”在同古大戰即將打響前,戴安瀾預立遺囑:“如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以參謀長代之﹔參謀長戰死,以某團長代之。”此后,全師上下皆抱定必死之決心,士氣極為旺盛。

1942年3月的同古之戰,第200師以兩團兵力迎擊日軍兩個步兵聯隊,令強敵十余天未進一步,暫時穩定了不利戰局,完成了掩護包括英國盟軍在內的全軍戰略撤退並重新集結的任務。其時,中國隨軍記者伯華在戰地通訊中記述:“東吁(又譯作同古)的原野上寫下了國軍壯烈犧牲和英勇戰斗的史詩:一隊隊進攻的日兵,被我們殲滅了﹔無數次的沖鋒,都被我軍打了回去,敵人奪取東吁據點的企圖,是宣告破產了。”此戰被俘日軍在供述中感嘆:“從泰緬邊境打來,過仰光到庇歐,我們始終是在‘行軍’,直到東瓜(即同古),我們才打到硬仗。”

此后,戰局繼續惡化,這位深陷敵后的孤軍主將幾乎獨撐危局。第200師離開同古后喘息未定,忽聞棠吉不守,又奉命馳援。4月23日到達棠吉,次日即發起攻擊,戴安瀾親率隨從指揮沖鋒,25日即告攻克。此役中,戴安瀾的隨從副官孔德宏負傷,衛士樊國祥犧牲,將軍身臨之危境,由此可以想見。

棠吉克復兩日,臘戍又被敵迂回攻陷,從而阻斷了我軍東撤回國之路。戴安瀾率部轉進緬甸西北突圍,然而橫亙在面前的是兩道河流和三條公路,均有日軍重兵攔阻,每通過一道封鎖線必經一場血戰。5月17日,在突圍至細胞通往莫哥的公路上,又與敵遭遇,激戰達兩晝夜。戴安瀾為率全軍迅速通過,再次離開師指揮所親臨一線指揮,不幸被敵機槍流彈擊中。此后,他躺在擔架上繼續指揮部隊突圍,在緬北崇山峻嶺中艱難跋涉,終因醫藥缺乏、傷情惡化,延至5月26日下午5時40分,這位智勇兼具的抗日名將,在緬甸茅邦村飲恨長辭!

后漢名將馬援曾謂:“男兒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戴安瀾將軍正是戰死於野、由部屬以軍毯裹尸,自緬北拖角以南翻越尖高山回國的。在我國境內騰沖北部,大批民眾迎接將軍靈柩,無不撫棺痛哭。“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將星隕落,英靈不朽!

 

(責編:顏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