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的制定与实施

石建国
2011年09月28日09:40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当然,举办经济特区,还需要一个法律性文件,一个由最高立法机构审议批准的法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的起草工作从1979年8月开始。经过一个多月夜以继日的工作,《条例》的初稿终于完成。除将初稿送交省委审定外,起草者还与一些香港知名人士开会座谈,听取意见。与会人士提出了许多尖锐的批评意见。大部分人认为,《条例》的起草者思想还不够解放,对投资者怀有太多的戒备心理,唯恐国门打开之后,外商来多了管不住。因此《条例》中有很多这样的规定:不得这样,不得那样,应该怎样。有人说得不客气:这不是一个欢迎、鼓励外商投资的《条例》,而是一个怎样限制投资者的《条例》。这些中肯的批评意见,使《条例》起草者深受启发,对投资者,包括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一要让他们赚钱,二才是爱国,不能要求人家第一是爱国,第二才是赚钱。于是,又着手重新修改《条例》。在这期间,党中央、国务院对《条例》的起草工作十分关注,谷牧同志多次亲自给予指导,中央的几位领导人也就特区的发展方向、经营方针、管理体制和经济立法等问题提出了指导性意见。1979年12月27日,广东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原则通过了《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草案)》。之后,广东省特区筹备组根据谷牧副总理和国务院工作组的意见,再次对《条例》作认真修改。就这样,边征求意见边修改,前后草拟了13稿,并于1980年4月14日提请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


叶剑英在广东视察

  本来,《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作为一个地方性法规,广东省的人大获得通过,就算是已经立法了。《条例》草案原规定《条例》由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后,报国务院批准。但是,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对外开放,举办经济特区是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特别是“文革”十年浩劫刚刚结束不久,与外商打交道,实行一套对外商投资减税让利的政策,难免会遭到非议。广东省经过与国家外资委等部门研究,认为办特区是件大事,特区条例的立法程序要尽可能完善些,《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如由全国人大立法通过,则具有更高的权威性,对开展工作更加有利。广东省领导将这一想法向正在广东视察工作的叶剑英委员长汇报,请求全国人大安排审议《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进行立法。叶剑英委员长将广东省的意见通知全国人大办公厅。不久,全国人大办公厅回复,认为《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是一项广东省的地方法规,由全国人大来讨论通过一项地方法规似无先例。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广东省领导再次向叶剑英委员长陈述《条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的必要性,认为经济特区是中国的经济特区,社会主义国家搞经济特区史无前例,如果《条例》没有经全国人大通过,我们不敢办经济特区。再次请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安排审议《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终获同意。
  1980年8月,叶剑英委员长主持召开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国家外资委副主任江泽民同志受国务院委托于8月21日在会上作关于广东、福建两省设置经济特区和关于《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的说明。
  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批准了该《条例》,并于当天公布实施,宣告在广东省的深圳、珠海、汕头三个市分别划出一定的区域,成立经济特区,至此,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终于完成了立法程序。这个仅2000多字的《条例》,从研究起草、征求海内外人士意见,到省人大审议、国务院讨论修改、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公布,前后近一年时间,可谓字斟句酌。

经济特区的建设使深圳发生了深刻变化,吸引了大批投资者和游客。图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一年后游客在小梅沙度假营坐出租毛驴车

  《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通过的消息,传回到刚刚成立不久的深圳市,人们沸腾了,他们燃起爆竹,尽情地庆祝。爆竹的声响也飘向深圳河的对岸,引起香港人的关注。至此,中国经济特区正式通过立法的程序,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经济特区诞生了。一年多前中央批准的是“出口特区”,而今正式通过立法程序的则是“经济特区”,两字之差,反映了人们的思想更加解放、改革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
  30多年过去了,特区成功了。对于一个人而言,三十而立。但对于深圳这个年轻的城市而言,它还处于自己的成长时期。2009年,深圳的经济实力处于全国的第四位,其GDP相当于香港的57%,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深圳赶超香港指日可待。
  同样,其他几个特区,也用经济呈几何级数般的增长证明了中央决策的正确性。2008年,珠海的GDP达到992.06亿元,跟特区成立之初相比增长了380倍;汕头977亿元,增长了111倍。2007年,海南工业总产值突破千亿元大关,是20年前的36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