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闯关

石建国
2011年09月28日09:53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1988年8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召开第十次全体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会议认为,价格改革的总方向是:少数重点商品和劳务价格由国家管理,绝大多数商品价格开放,由市场调节,以转换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实现“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要求。会议要求放开大部分商品价格,实行价格改革“闯关”。在企业和群众的承受能力还相当脆弱的情形下,物价闯关诱发了全国性抢购风潮,影响了社会的安定。


◎ 正值收购春茧之际,四川省合川、铜梁、潼南、武胜等县的一些单位和个人不顾国务院三令五申,相互抬价,抢购蚕茧,加重了国家的负担,在群众中也造成混乱。合川县蚕茧主产地太和区蚕茧收购价每公斤12.8元,比省规定的最高限价高出近一倍。但终因财力有限,1988年6月8日这天一些收购站不得不暂时关门停止收购,卖茧农民意见纷纷

  1988年的中国,物资依然短缺。面临物价上涨,人们的应对办法很大程度上是倾囊抢购。北京、上海、天津、昆明等城市,商店开门后两三个小时,原计划卖一天的名烟名酒即被抢购一空;盛夏时节,杭州的毛衣毛裤柜台前排起了长龙;四季如春的昆明,经常滞销的电风扇变得炙手可热;武汉有人买回200公斤食盐,南京有市民买下500盒火柴,广州有女士扛回10箱洗衣粉……

◎ 春耕大忙时节正是急需农用塑料薄膜之时,据四川简阳县有关人员反映:全县已供应农膜200多吨,尚缺200吨。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街头出现了倒卖农膜的市场,价格高出20%到40%

  时任国家物价局局长的成致平尤其刻骨铭心:“1斤装茅台酒从每瓶20块蹿到300多块,汾酒从8块涨至40块,古井贡酒从12块涨至70块,中华烟从每包1.8元涨至十来元。”
  按照中国价格协会会长王永治的说法,“人们都疯了,见东西就买,不管需要不需要,也不在意质量好坏,冰箱有冷气就要,电视机出图像就抱。”
  由于人太多,以致许多商店不敢敞开大门,只开一个门缝,或者隔着铁栅栏,一手收钱一手交货。抢购者挤作一团的景象随处可见,抱怨声、焦急的催促声夹杂其间,空气中弥散着紧张情绪。
  与商店同样人满为患的还有银行。定期的,活期的,到期的,没到期的,储户蜂拥而来,致使多家银行纷纷告急。湖北某县银行因拿不出钱,柜台被取钱的人群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