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若干史实及文字考订

曲青山
2014年07月16日14:10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编者按:为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中国共产党历史网?党史百人谈频道陆续推出三期纪念邓小平同志专题。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于2013年1月出版了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先生撰著,冯克利教授翻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辑部译校的《邓小平时代》。该书的出版在我国学术界和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中央有关媒体刊发了出版消息,对作者进行了专访,有的报刊发表了书评,有关方面还召开出版座谈会。相关评论和报道,都对该书给予很高评价。据出版者介绍和媒体报道,该书英文版获得好评,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终选名单,荣获2012年莱昂内尔?盖尔伯奖,《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2011年最佳图书和《纽约时报书评》2011年编辑推荐书目。

美国一些前政要纷纷发表评论。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说:该书“是一部重要的邓小平传记,读之难忘”。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兰特?斯考克罗夫特说:“我们最优秀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傅高义先生以这部独特的研究性传记,把邓小平描画得栩栩如生。”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说:“本书不仅是一部论述世界一流领导人的扛鼎之作,而且为1978年美中两国秘密进行的战略性和解,及其如何推动了中国国内的变革,提供了极为权威并引人入胜的解读。”中文出版者在该书提要栏中介绍说:“本书是对邓小平跌宕起伏的政治生涯和中国风云变幻的改革开放进程的全景式描述。”“全书史料丰富,奠基于国内外重要的研究成果、档案资料和为数众多的独家访谈。”“全书持论严谨、脉络清晰、观点鲜明、叙述生动”。被评论者称为是一部研究邓小平的“纪念碑式”著作。

傅高义先生是美国哈佛大学资深教授,美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曾担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成果颇丰。他长期从事中国、日本问题研究,被认为是美国唯一精通中日两国事务的学者,有哈佛的“中国先生”之称。2013年8月,傅高义先生凭借《邓小平时代》一书获得第七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笔者认真拜读了傅高义先生倾注十年心力所完成的这部著作,获益匪浅。笔者以为,正如有的书评所说的那样,该书是一部反映中国改革开放和邓小平生平事迹有分量、可读性强的著作。但是,可能由于多种原因,或是作者对原始材料的理解问题,或是翻译问题,抑或是校对问题,该书中文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版)存在着诸多史实错误和文字的不准确表达。下面,笔者将阅读当中所发现的错讹之处,按照该书的目录和页码顺序一一标出,就此作一探讨和交流,供该书今后修订再版时参考。

一、对《导言 这个人和他的使命》若干史实及文字考订

1.第18页,书中写到:“(1978年改革开放前——引者注,下同)大学在过去10年里基本上被关闭。”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中国的大学招生是在1966年停止的。这一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决定改革大学招生办法。但由于“文化大革命”开始,各大学当年均未招生。(顾洪章主编:《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中国检察出版社,1997年,第65页。)1970年6月27日中央批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关于招生(试点)的请示报告,开始试招生。以后全国各大学陆续开始招生。

2.第19页,书中写到:“简言之,邓小平面对的是一项苛刻的、史无前例的任务:当时还没有哪个共产党国家成功完成了经济体制改革,走上持续发展的道路,更不用说这个有着十亿人口、处于混乱状态的国家。”据国家有关部门统计,1978年底我国全国总人口是96259万人,1979年底是97542万人。书中应该使用“近十亿人口”的说法才比较准确。(《当代中国的人口》,当代中国出版社,1988年,第465页。)

3.第24页,书中写到:“他(邓小平)曾3次受到错误批判:先是在江西苏区,然后在1966年‘文革’中受到猛烈批判,1976年又一次挨批。”据史料记载,1975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有130多名党政军领导干部参加的打招呼会议,宣读了毛泽东审阅批准的《打招呼的讲话要点》。此后,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便从北京逐渐扩大到全国。(《中国共产党历史》第2卷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第946页。)邓小平第三次受批判的时间应是从1975年年底开始。

 

(责编:张湘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