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赵县“豆腐庄惨案纪念馆”开馆

2015年04月08日10:3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近日,赵县“豆腐庄惨案纪念馆”正式开馆,以此纪念78年前发生在这里的“豆腐庄惨案”。

1937年10月12日,侵占藁城梅花镇的日军500余人窜至赵县豆腐庄村。野蛮残暴的日本兵一进村就杀人放火,奸淫抢掠。在这场灭绝人性的屠杀中,豆腐庄村302人丧生,36户绝口,被残杀的部分村民被推进村中一口枯井,因此亦被称作“豆腐庄血井惨案”。

为铭记历史,警醒后人,赵县于2010年7月启动了“豆腐庄惨案”纪念馆建设,在豆腐庄村村西血井旧址旁筹建“豆腐庄惨案纪念馆”。纪念馆总投资550万元,占地20亩,建筑面积1480平方米,2014年底全部竣工。

纪念馆总体采用中心放射式布局,共分为展览纪念、服务、办公、公用工程、停车五个功能区。纪念馆内以黑白色调为主,共陈列日军侵华物证120余件,包括日军的迫击炮弹、子弹壳、指挥刀等物品,展出图片、证言30幅。豆腐庄村党支部书记王京贤介绍说,在纪念馆建设期间,豆腐庄村民徐忠民、王彩峰与村干部何颜良一起,自发行动起来,借来录像设备,先后采录了十几位惨案的幸存者,保留下了珍贵的幸存者口述的影像资料。(徐哲普、聂聪超)

 

·相关链接:豆腐庄血井惨案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民党军队相继南撤,人们惶惶不安,一听到风声就逃离村庄,晚上躲藏在村外地窖子里过夜,白天才敢回家取一点吃食。那年九月初九(1937年10月12日)不少人想过一个重阳节,就陆续回家了。就在这天的黎明,日军侵入我县,在我们豆腐庄村南和国民党军队相遇,打了约一个小时的仗,国民党军向南撤退,日军便包围了我村,人们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日军进村后,便疯狂地挨门逐户进行搜查抢掠,捉捕老百姓,

捉到人便扒光上衣,用绳子绑住,逼到后街西口操场上,跪在地下。我想看看动静逃出去,刚迈出家门,就被日本兵捉住了,开始只让我打水饮马,劈柴做饭,后来也被扒光上衣绑住双手。不一会儿,张花朵、张傻妮也被捉来了,张花朵是在外村扛长活回村探家的,不幸被捉。

下午,捉来的百姓已达80多人,一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开始了。日军从操场北头,二三个,三五个地把人拉到操场南头的枯井(旧式砖井直径约6尺余)旁,有的用战刀砍死,有的用刺刀挑死,有的用枪击毙,每残杀一个就扔进枯井里。杀到十几个人时,在我前边的崔双锁正往枯井走,崔双锁一头将日军碰倒,日军爬起来,一刀就把崔双锁的脑袋砍掉,尸体窜了老高,倒在我脚下,脑袋被洋狗叨走。再一个就是我了,日军让我跪在枯井旁,我懂得一些打枪知识,当听到日军拉枪栓声时,便纵身跳进枯井,靠在井壁上,敌人向井里打了两枪,又去屠杀别人,接着鬼子们凌剐了大骂日军的徐小苗,活劈了和日军搏斗的徐小范。后来日军把张花朵、张傻妮等5人拉到枯井旁,花朵、傻妮趁日军用刺刀挑人之机,纵身跳进枯井里。

月亮落山了,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听到身边张花朵、张傻妮二人搬动死尸,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底层把我拉上来,解开绑绳,三人联在一起,我在下,傻妮居中,花朵在上边,搭起人梯,把花朵托到井沿处爬上井来,然后用绳子先把傻妮拉上,最后又把我拉上来。秋风瑟瑟,一片凄凉,三人正在踌躇,听到操场北头有动静,并有手电光晃动,一看是日本兵,这时日本兵也发现了我们,我们顾不得周身疼痛,也来不及擦一下身上的血迹,撒腿就向西跑去,日本兵随后打了几枪没打中,这才死里逃生拣了一条活命。

另外,村东北角杨树林里有14名百姓被日军烧死,第二天早晨又有32名群众被杀。短短两天时间里,日军残杀我村群众达130人。日军撤离后,大难不死的人们才敢打捞尸体,含着眼泪掩埋自己的亲人。

日军在我村的这次大屠杀,使许多妇女失去了丈夫,儿童失去了父亲,更加激起了人们对侵略者的愤恨,不少人参加了共产党八路军,投入了抗日洪流。村党支部为使子孙后代牢记血泪仇、民族恨、每年九九重阳节,带领全村群众到旧井旁悼念死难的乡亲。(李永辉整理)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