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对迎接中国革命在全国的
胜利和对新中国建设事业都具有巨大的指导作用?

2015年05月14日10:17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全国革命即将胜利之际,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中国共产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主持了会议并作报告。报告提出了促进革命迅速取得全国胜利和组织这个胜利的各项方针。这次会议讨论了毛泽东的报告,并制定了相应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这次全会不仅对迎接中国革命的胜利,而且对新中国的建设事业,都起着巨大的指导作用。主要表现为:

(1)实现工作重心转变的方针。关于中国共产党工作重心的转变,毛泽东在报告中指出:“从1927年到现在,我们工作重点是在乡村,在乡村聚集力量,用乡村包围城市,然后取得城市。采取这样一种工作方式的时期现在已经完结。从现在起,开始了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的时期。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转到了城市。”

(2)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形态和政策。关于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政策,毛泽东从当时国情出发,展开分析和论述了各种经济成分的状况及党的相应政策,深刻指出: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经济,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合作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个体经济,加上国家和私人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这些就是人民共和国的几种主要的经济成分,这些就构成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形态”。

(3)人民民主专政的任务。在政治上,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强调,要实行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在这次会议的报告中明确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任务,即团结全体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广大的革命知识分子,同时团结尽可能多的能够同我们合作的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它们的知识分子和政治派别,在革命时期,彻底地打倒国内的反革命势力和帝国主义势力;在革命胜利以后,迅速地恢复和发展生产,对付国外的帝国主义,使中国稳步地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4)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外交方针问题是当时中央领导人思考的重要问题。毛泽东、周恩来也在这次会议上开始从建立新国家的角度考虑对外关系问题。

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进一步指出:“关于帝国主义对我国的承认问题,不但现在不应急于去解决,而且就是在全国胜利以后的一个相当时期内也不必急于去解决。我们是愿意按照平等原则同一切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但是从来敌视中国人民的帝国主义,决不能很快地就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只要一天他们不改变敌视的态度,我们就一天不给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以合法的地位。”

(5)党的建设的新课题。从乡村到城市,从革命战争到经济建设,对于即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党的建设问题是一个十分重大而紧迫的新课题。

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再次告诫全党,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是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取得全国性胜利的历史转折关头的一次重要会议,为党的工作重心从农村转向城市,从战争转向生产建设,将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逐渐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做了政治、思想、理论和方针政策等多方面的充分准备,描绘了建设新中国的宏伟蓝图,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