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福特纲领》及考茨基的“解说”在华早期传播与中共的关系

刘辉
2016年01月15日15:29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摘要: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爱尔福特纲领》及考茨基的解说《阶级争斗》一书在中国的传播,对中共的创建与早期思想活动产生了重要影响。特别是其有关议会斗争的思想和阶级分析的模式,值得格外重视。《阶级争斗》等书中关于“阶级分析”的具体示范,为中共领导人深入认识中国社会各阶级,制定正确的革命方略,提供了分析路径和认知启示。

关键词:《爱尔福特纲领》;《阶级争斗》;考茨基;中共;议会斗争;阶级分析

《爱尔福特纲领》是德国社会民主党于1891年在爱尔福特党代会上通过的一个影响深远的党纲。19世纪末20世纪初,该党曾有过一段光辉的革命历史,在马克思、恩格斯亲自指导下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该党的历史、基本原则、组织章程、斗争策略等,都曾被介绍到中国来。特别是该党领导人考茨基为宣传阐释《爱尔福特纲领》而撰写的“解说”(首部中译本名为《阶级争斗》),更为最早的一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所熟知,且对早期中共产生过重要影响。长期以来,学界关于这一纲领及考茨基的解说在中国最早传播的情形,以及它们与中共的创建和早期思想活动之间的历史关系问题,一直缺乏深入研究,故本文拟对此问题做一初步探讨。

1891年6月18日,德国社会民主党执委会起草了新的党纲,并将其寄给恩格斯请求指导。恩格斯为此写下详细的批评意见,这就是《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该党执委会充分接受了恩格斯的有关意见,又重新起草了两个方案。其中,由该党著名活动家、理论家和主要领导人卡尔·考茨基和爱德华·伯恩施坦合作撰写的那份草案,得到恩格斯的全力支持,并获得爱尔福特党代会通过,史称《爱尔福特纲领》。

《爱尔福特纲领》全文约3000字(译成白话中文字数),共分两部分,第一部分由考茨基起草,是关于基本原则的理论申说,它主要参照了马克思《资本论》的部分章节(第24章第7节),阐述了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张消灭资本主义、废除阶级统治、建设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之终极目标。第二部分由伯恩施坦起草,属于党员工作的实践指针,提出了在现有制度内进行社会改良的10条要求以及保护工人的5条要求。其中关于社会改良的要求里,像扩大选举权、废除禁止结社和集会的法律、男女平等、政教分离等内容,都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围的要求,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实践政策的体现。

在马克思看来,当时德国的首要任务是推翻专制制度,只要德国资产阶级愿意推翻普鲁士的专制制度,无产阶级就应该与他们一起进行民主斗争。尽管无产阶级不可能因此获得政权,却能为社会主义的实现奠定社会基础。因此,《爱尔福特纲领》中实践部分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最低纲领。

《爱尔福特纲领》大体遵循了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建党原则,代表了19世纪末德国乃至整个欧洲工人运动的理论水平,该纲领后来成为第二国际各国党制定纲领的样板,一直有效到1921年。尽管纲领中没有提到“无产阶级专政”,回避了暴力革命和民主共和国的问题,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社会民主党及其思想灵魂人物考茨基受到列宁批判之后,长期被认为是“机会主义”纲领、潜藏着阶级调和的改良主义倾向等,但其在实施之初和以后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的理论合理性及其所起到的积极作用,却是不容否认的。

事实上,《爱尔福特纲领》产生之时,就曾得到过恩格斯的基本肯定。他明确表示:“我们感到满意的是,马克思的批判发挥了充分的作用。拉萨尔主义最后的残余也已肃清。这个纲领,除某些地方表述欠妥外(也只是措词含糊和过于笼统),至少在初读以后,提不出更多的意见。”在写给考茨基的信中,恩格斯又说:“纲领的理论部分现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要知道,主要的是要使纲领在理论上没有任何引起争论之处,这一点基本上做到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 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80、234 页。)后来,列宁也曾充分肯定过这一纲领的积极意义。如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制定由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组成的新党纲时,列宁就曾反复以《爱尔福特纲领》做参照,在对普列汉诺夫起草的纲领草案的批判意见中,逐条提出修改建议,并多次引述《爱尔福特纲领》的内容和表述。在一些具体条文下,批注有“说得太不通俗,太抽象。爱尔福特纲领说得好得多”;“参看爱尔福特纲领”;“德国人说得更有力些”等语句(《列宁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86、188、189页。)。《爱尔福特纲领》还因此被列宁誉为“整个第二国际的典范”(《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71页。)。实际上,直到20世纪初年,该纲领仍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指南1904年,在该书第5版出版之际,译者就声称:“19年前在爱尔福特通过的这个纲领,仍然不仅仅适用于德国社会民主党,而且只需相对微小的调整,就同样适用于国际社会主义运动”。 (见The Class Struggle (Erfurt Program)译者序。)。不过,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制定的党纲,在最高纲领部分明确地提到了“无产阶级专政”,这是与《爱尔福特纲领》有所不同的。

由于《爱尔福特纲领》只是一份提纲挈领的文献,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讨论纲领草案时,就曾提出过要为它编写一本通俗的解说书的任务,以对这一纲领做详细的解释、论证和说明(〔德〕考茨基著、陈冬野译:《爱尔福特纲领解说》,三联书店,1963年,第1版序言第1页。该中文译本是新中国成立后依据英译本和1959年出版的俄译本翻译,并参照日本弘文堂书房出版的日译本校订。)。考茨基那本著名的10多万字的小册子《爱尔福特纲领解说》,就是专门为此而作。该书于1892年在德国公开出版,后来又多次再版。

在《爱尔福特纲领解说》一书的序言中,考茨基明确表示,他写作这本小书的目的,既是为了解释纲领本身,又并不局限于此,同时还要“根据爱尔福特纲领就社会主义世界观中对于理解社会民主主义具有重要意义的每个方面,做通俗的说明”。在考茨基看来,一般人要想通过阅读和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倍倍尔的《妇女与社会主义》以及《共产党宣言》等系列经典著作,来掌握现代社会主义思想的原理,实际上是不太现实的。“阅读所有这些著作,尤其是阅读《资本论》,并不是人人都能办得到的,而且至今还缺乏社会主义文献的小册子和专门著作之间的中间读物,还没有对社会民主主义的一切主要原理作通俗而又概括的叙述与论证的著作”。考茨基强调,他撰述《爱尔福特纲领解说》一书,“就是要试图填补这个空白”。 (〔德〕考茨基著、陈冬野译:《爱尔福特纲领解说》,第1版序言第1—2页。)也正因此,该书实际上成为当时及以后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相对通俗化、整体化传播的入门读物。

《爱尔福特纲领解说》一书依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深入分析德国资本主义社会各种内在矛盾的基础上,论证了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必然性;同时简述了关于未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化的趋势和内涵、国家产品分配原则等基本理论。此外,还辨明了社会上对于社会主义的种种错误认识,诸如消灭家庭、共产共妻、彻底剥夺个人自由等,回应了各种反对和质疑社会主义的言论。不过,该书最有影响的内容,却在于有关“阶级斗争”的必然性、合理性和具有示范意义的“阶级分析”部分。考茨基指出,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它的表现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并非只有暴力手段或流血手段一途,诸如劳动保护立法、议会斗争等斗争方式,一开始就具有阶级斗争的性质。事实上,正因为该书突出地论述了有关阶级斗争与阶级分析的内容,1910年英译本出版时,英译者本人就直接将书名取为《阶级斗争》,而把“爱尔福特纲领”放在括弧里作为副标题处理,即The Class Struggle(Erfurt Program)。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