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学位制度创建的历史轨迹及反思

傅 颐
2016年04月11日19:2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摘 要:新中国成立后,经历三次反复后,终于建立起适合国情和现代教育发展的学位制度。这一过程值得认真进行总结和反思。

关键词:学位制度;历史轨迹;反思

 学位制度自清末传入中国,至今已逾百年。将百年史事前后贯穿,可以看出学位制度背后激荡着的中国近现代历史风云,感受到中国社会发生的深刻变革。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学位制度几经反复、艰难创建的历史,更值得认真进行总结和反思。

按照《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界定,学位是指“在教育中学院和大学为了表示学者学术成就的水平授予的头衔”。学位的等级制度在13世纪已经出现。尽管学位等级和名称因各国文化传统而呈现出差异,或因教育改革而发生若干变化,但其强调的必须对学术水准加以区分以及区分的客观标准,在实质上是不变的。

1905年,学位制度被变通地纳入“新政”教育的框架。不久,帝制终结,民国肇造。在新旧体制的艰难转换中,学位制度的设计成为教育改革的重要内容。北京政府在1915年颁定的《教育纲要》规定:“除国立大学毕业,应按照所习科学给予学士、硕士、技士各字样外,另行组织博士会,作为审授博士学位之机关,由部定博士会及审授学位章程暂行试办。”?譹?訛1935年、1940年,国民政府顺应新式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效仿英美经验,公布了《学位授予法》《硕士学位考试细则》和《博士学位评定会组织法》《博士学位考试细则》,初步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的三级(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制度。但受战争环境和科教水准的制约,《学位授予法》未能全部实施。“1935年至1949年,国民政府只授予过学士和200多名硕士。博士学位之授予,未予实施”。?譺?訛

一、建立新中国学位制度的两次努力

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的30余年间,党和政府为建立学位制度进行过两次努力。第一次是在1954年至1957年。这个时期,为适应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工业化大规模展开的迫切需要,在全面学习苏联经验的大背景下,中共中央适时地把建立和发展科学教育事业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并把苏联教育经验作为参考基准。

1953年3月至6月,中国科学院代表团首次对苏联进行访问。回国后,代表团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苏联科学在短短的30多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中心环节是培养干部”,主要形式是研究生院及博士生院。?譻?訛据代表团秘书长武衡回忆:十月革命时俄罗斯科学院全部研究人员只有154人,1929年后开始培养大批青年干部,到1941年已增加到近1万人,1953年又增加一倍。培养研究人员的主要单位是研究生院及博士生院,前者于1929年成立,后者于1947年成立。各专业科学院和高等学校亦设有研究生部(院)或博士生部(院),还给予任何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的科学工作者以考试和论文答辩的机会,取得学位。“苏联科学院历来把培养干部作为自己的最中心的任务,我们在苏联参观访问了一些研究所及大学,在这方面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譼?訛

根据苏联的经验,中国科学院党组于1953年11月送呈《关于目前科学研究工作的基本情况和今后工作任务给中央的报告》,其中建议“增设研究生处,负责指导全院研究生的培养工作;组织专门委员会讨论并制订研究生条例草案和学术奖励办法草案,经国务院批准后,争取在1954年第三季度招收第一期研究生”。1954年3月8日,中央批转该报告并指出:“为开展科学研究工作,学位制和对科学研究的奖励制度是必要的。中央责成科学院和高等教育部提出逐步建立这种制度的办法”。这是中央关于建立学位制度的最早的一份指示。

根据中央指示,国务院第二办公室主任林枫等13人组成关于学位、学衔、工程技术专家等级及荣誉称号等条例起草委员会。1955年8月5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十七次会议通过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暂行条例》。9月,科学院第一期研究生招生工作如期举行。在1956年1月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学位、学衔、知识界的荣誉称号、发明创造和优秀著作奖励等制度,被认为是“鼓励知识分子上进和刺激科学文化进步的一个重要方法”,受到中央的肯定。同年6月,学位、学衔等条例起草委员会拟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学位和学衔委员会组织条例(草案)》等11个条例草案。?譹?訛从1956年起,同济大学等部分高校开始招收学习年限为4年的副博士研究生,同时鼓励教师在职进修,考取副博士和博士学位。

对学位的等级和名称,曾经有过一些争论,但不久便归于统一。在1956年1月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范长江在介绍学位制度的相关工作和争论时说:“我们考虑,我国的学位应当学苏联,分为两级。学位分为两级,各方面的意见都是一致的。但对第二级的名称,讨论中不同意见很多,有主张‘候补博士’的,‘副博士’的,‘硕士’的,‘学士’的,‘进士’的,我们暂时采用了‘学士’这个名称,以后尚须进一步研究。”?譺?訛后经慎重考虑,我国的学位等级确定为博士、副博士两级。

创建学位制度的初步探索,调动了广大知识分子钻研业务、向科学进军的积极性,受到知识分子的衷心欢迎。“如果一个老师每年能收一个徒弟,4年后徒弟学成,得副博士学位。我们再收一个新徒弟,学过两年后,老师就能通过他再多带一个徒孙。这样的话,我仔细算过,一个老师12年后就能培养出89个副博士,一个变89个,这不能算少了。所以要在12年中培养出足够数量的高级研究人员,是可以做到的。”?譻?訛“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学位是学问达到一定水平的标志,它是不徇私情的。只要你有真才实学,你会无愧于衷地得到它”。?譼?訛诸如此类的“心里话”,是当时知识界一片生机勃勃的真实写照。

但这种生动的探索很快嘎然而止。1957年反右派斗争后,“左”的思想逐渐占据上风。大批知识分子被错误地戴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帽子,知识分子在很大程度上被列入资产阶级的范围,刻苦钻研业务被当成走“白专道路”,攻读学位被看成是“追求个人名利主义”的举动。诸如此类的转变使党为建立学位制度的努力功亏一篑。1957年,中科院仅录取20名研究生,1958年、1959年完全停止了招生工作,“研究生毕业后由中国科学院授予科学副博士学衔”的规定被取消。?譽?訛在高等学校,“副博士研究生”名称不再使用,一律改称为研究生,1957年不举行副博士学位论文答辩。1958年“大跃进”期间,学位制度又被视为“资产阶级法权”在学术界的典型表现遭到批判。

党为建立学位制度的第二次努力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调整时期。经过“大跃进”的严重困难后,中共中央从1961年起开始对国民经济实行全面调整。在科学、教育、文化等领域,“高教六十条”、“科学十四条”、“文艺八条”等条例相继出台,党和知识分子的紧张关系一度得到缓解,发展社会主义科学、教育、文化事业的客观规律再次得到尊重。1961年至1964年上半年,在国内政治气氛相对缓和的情形下,由国家科委主抓,建立学位制度的工作再次启动。

1961年1月,国家科委主任聂荣臻在同教育部负责人蒋南翔等谈话时说:大学的学衔、学位应保留,它们“在国际学术活动场合很重要”。中国也应该有这一套制度,不然,看不出队伍的质量。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工业部门应共同拟定一个学衔、学位制度,报中央批准。对学位等级,聂荣臻主张“搞两级,博士下面再搞一级”?譾?訛。

1961年9月庐山中央工作会议讨论“高教六十条”时,华北组联系条例第四章研究生问题,建议国家应当建立学衔、学位制度,认为“这样可以对高级知识分子起到鼓励作用,特别是考虑到,在他们参加一些国际活动的时候,没有学衔、学位很不方便。”?譹?訛也就在这年11月,由聂荣臻提出的《关于建立学位、学衔、工程技术称号等制度的建议》获中央同意。

在1962年三四月间召开的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和全国政协三届三次会议上,不少代表提出了实行学位制的建议。叶笃正、傅作义在提案中说:我国科学水平的措施之一就是干部的迅速培养。根据过去的经验,研究生的科学水平的增长较一般研究人员为快,因此应建立研究生制度。和研究生制有连带关系的是学位制。学位是一种科学水平的规格,不应看成一种法权而不建立。学位可暂定为副博士(或其它名称)和博士两种,研究生毕业后授予以相应的学位;由国务院指定科学院和教育部制订全国统一的研究生制和学位制。朱景梓、刘锡田、邵象伊、方奎兴、盛祖钧、闫宗临等人在提案中明确指出建立学位制的理由:(1)实行学位制度是许多国家多年来用以考核学术水平的手段和方式。它既可以为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和科学发展服务,也可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我们应当把它与法权思想区别开来。(2)实行学位制度可以活跃学术空气,促进科学发展和鼓舞人们对于科学工作的积极性。(3)实行学位制度是衡量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学术水平和地位的标志。他们建议由国家主管机关拟订具体实施办法和条件试行;实施办法应当广泛包括脱产研究、在职研究和业余研究等各个方面。?譺?訛

1962年3月,国家科委组织周培源等11人的学位、学衔和研究生条例起草小组,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授予条例(草案)》。该条例草案基本采取苏联的做法,设博士、副博士两级学位,大学本科毕业不设学位。1963年底至1964年4月,条例草案先后上报中央、国务院审核,进行反复修改。

1963年以后,随着“以阶级斗争为纲”基本路线的确立,“四清”运动广泛开展,意识形态领域开展了过火的错误批判,加之中苏两党论战日趋激烈,国内“反修防修”的声浪渐高。在“左”倾错误再次严重升级的背景下,在知识分子问题上“左”的错误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知识分子又被有形或无形地戴上“资产阶级”的帽子,源于苏联经验的学位制度理所当然地被贴上“修正主义”的标签让人望而却步,建立学位制度的努力再度停顿。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