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朝鲜开城停战谈判的回忆

解方
2016年04月26日11:15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以后,经过五次战役,打了很大的胜仗。到1951年6月,我们与鲜朝人民军一起已经歼灭敌军23万余人,把敌人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使美帝侵略者不得不停下来谈判。1951年7月10日,在战线西部我方一侧的重要城市开城开始举行停战谈判,历时两年零17天。从此,朝鲜战场上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互相交织,边打边谈,断断续续,经过了漫长曲折的过程。

交战双方为什么一下子就能开始谈判呢?这还得从头说起。志愿军入朝后,打了第一次战役,这一下就把敌人打慌了。敌人发动侵略战争时,并未估计到中国会出兵。直到第一次战役打响后,它才相信:噢,中国是出了兵!本来其先头部队已经到鸭绿江边了,但它挨了打,向后退了一下,退到清川江一线。因为中国出的兵力很小,因此美国还继续组织灭亡朝鲜的侵略,这就是第二次战役的开始。敌人继续进攻,志愿军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方针,边打边退,让敌人骄傲,让它犯错误,利用它对我们的力量估计不足,让它大胆往前进攻。等它攻到德川——我们预定的反击线上,就来一个反攻,一下子把敌人退路切断了。然后,我们分割包围,抓住一股就消灭一股,逼得它仓皇失措,一直逃回到“三八线”。这时正值联合国开大会,他们耍了个花招,提出朝鲜问题应“和平”解决,实际上这是一个缓兵之计。它怕我们继续向“三八线”进攻,它守不住。同时,它决定在联合国组织一个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来处理双方停战问题,这很明显是一个花招。第一,它是不得已,不真诚的。第二,它想用联合国来操纵(本来应该是交战双方直接谈判)。第三,从主张上看,它是先停战后谈判。我们识破了它的阴谋,一方面揭穿它,一方面积极准备继续举行战役,这就是第三次战役。怎么揭穿它呢?除了报纸之外,我们派出了由伍修权率领的代表团到联合国去,利用联合国讲坛来揭穿它的阴谋,宣传我们正确、合理的主张。同时,让志愿军加紧准备第三次战役。经过第三次战役,一下子又把敌人从“三八线”打到“三七线”。进到“三七线”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汉城被我们收复了,这是很重要的。经过这次较量,敌人知道耍阴谋不行了,于是继续进行军事准备。他们想引诱我们南下,实际上要把我们引到洛东江一带,他们好来一个第二次登陆。中朝双方的领导和彭总识破了敌人的诡计,所以到了“三七线”后马上停止了战役追击。第四次战役是敌人主动进攻,我们是被动的。这时候我们已经背上汉城这个包袱,收复汉城对敌人来说是个很大震动,对国际上爱好和平的人民来说是很大的鼓舞,朝鲜人民又非常高兴,能收复这么大一个城市确实不简单。但是,现在敌人又进攻了,我们连续进行了三个战役还没得到兵源的补充,新生力量没上来,可汉城又不能过早地放弃,因为收复这个城市后政治影响那么大,那么鼓舞人心,你要轻易放弃它压力是很大的。所以收复汉城之后参谋要出战报发表这个战果,彭总就说:哎,你们要控制一下呵,可不要过度地宣传这个胜利。按现在我们的判断,敌人不会轻易地就这样罢手了,不可能。另外,从我们自己的力量来说,已经连续打了三个战役,敌人再来进攻,我们只能防守,迟早还得放弃汉城。彭总是有预见的。敌人果然来了,怎么办呢?一方面要抵抗,不能过早放弃汉城,另一方面又要积极地做工作。彭总亲自发电报向毛泽东、周恩来建议,要国内在舆论上做一点准备,我们不得已时要放弃汉城,现在没有力量也没有必要死守汉城。如果不作舆论上的准备,一旦放弃汉城就会处于被动地位。另外中朝两国军队高级干部会议开完之后,彭总亲自回国向党中央汇报朝鲜战争情况,顺便看看二线部队改换苏联装备究竟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装备完毕,什么时候才能进入朝鲜,以便确定下一个战役在什么时候打。他回国后,给党中央提供了情况,使得党中央做出了更正确的判断。第四次战役打的时间相当长,从政治上讲,汉城那边要顶的硬一点,付出代价也要打。我们限定了时间,要守多少天,守到哪条线才能往回退。另外还有一个季节的原因,我们过汉江的时候是封冻的,越打天气越暖和了,如果后面一解冻,部队撤都撤不回来。所以这一条也限制你到时候非退不行,要不就成了“背水之战”。因此到了汉江要解冻了,我们就放弃了汉城。这时,国内援朝准备加紧了,新生的部队陆续开进了朝鲜,这就转入第五次战役。第五次战役比第一、二、三次战役规模大多了。这次战役是我们进攻敌人,虽未取得预想的那么大的战果,但是意义是很大的。

经过第一、二、三、四、五次战役,使敌人认识到一个问题:中国是决心把朝鲜战争进行下去的,即使付出重大代价也在所不惜。这点敌人开始时不清楚,现在清楚了,他们想用武装力量来灭亡朝鲜是办不到的。在这样一个军事形势下,1951年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在美国一个广播节目里发表演说,建议朝鲜交战双方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他一提出这个建议,当时的“联合国军”司令李奇微奉美国政府之命发表声明,同意进行停战谈判。他提议立刻进行谈判,地点是在丹麦船上。同时也讲到:交战持续一天,双方都会有损失,我们宁愿提早会晤,提早谈判。这看出他们有一种迫切的心情。这样咱们就从容不迫了,马立克提出建议,李奇微首先响应了。我们通过金日成、彭德怀作出答复,说可以谈判,时间在7月10日到15日期间,地点在双方接触线上的开城。他们也同意在开城,而且说他们的代表团将乘自己的车到开城来,同时在车上带个大的“臂章”——大白旗。二者态度对比起来完全可以看出,谈判时机到来了。但是如果没有我们在战场上的胜利,没有武装力量的基础,他们是不可能同我们谈判的。

对于谈判的各项事宜,如会场的选择、布置、警戒等等,我们事先都做了准备。由于我们控制的地区还在开城以东几十里,因此我们特别抽调了一支经验丰富的部队——原三五九旅,以后是四十七军的一个师负责警戒。会场设置在朝鲜一个大地主的庄园里。他们每天来,一部分从公路来,其代表坐直升飞机来。他们每次来都跟我们先联络好,我们放他们过来。他们有一定的识别记号,原来的那种骄气,一下子受到我们的约束和控制,他们是很不舒服的。但是你要谈判,不遵守这些不行。就这样,7月10日开始了正式谈判。

双方由敌对的情况转入面对面的谈判,许多细节问题都要考虑到。首先碰到的问题还不是谈的程序,而是见面的程序。双方代表谈判前都先派出联络官,联络官可以谈得具体一点,如双方代表团来经过什么路线,所坐汽车停在什么地方,直升飞机降落的地点,来了后在什么地方休息等等都由联络官们具体商谈。因为双方联络官都接触过了,到时候就分别由联络官介绍双方代表,我们称为“朝中人民军队代表团”,他们叫“联合国军代表团”。我们这个代表团参加停战谈判还是头一次。一坐下,他们就抱上来一面联合国旗,这一下将了我们的军,我们事先没有准备旗子。在谈判桌上就是这一点事也不能让步,这是斗争,输一局都不行,于是我们马上回去准备。打什么旗子?当然得打朝鲜旗子,开城那地方准备得还是挺快的,上午告诉他们,下午就抱来一面大旗,这个旗比他们的高得多,这下我们坐在那里就很安然了,而他们就有点说不出来的味道。谈判时就是在这些小地方也是不能叫他们轻视的。

发言的时候,我方均由谈判代表团首席代表、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南日发言,发言稿都是我们准备的,一些重要发言稿须报我党中央和金日成批准。每次谈判前我们都对敌人会提出什么问题,我们应该怎样回答,怎样提出我们的主张,原来准备的发言稿要修改什么,中央回电是批准还是不批准,有什么新的指示等等问题进行充分的研究,这是很细致、周密的工作,出一点漏洞都会被敌人利用。一切安排妥当后,会谈开始。谈哪几个问题呢?他们有他们的主张,我们有我们的主张,但是他们提出了三点共性的问题:第一个是分界线问题。第二个是停战问题,停战要有保证,停战由谁来监督,规定哪些限制等等,也就是保障停战的稳定,不增加新的力量。第三个是战俘问题,停战就应该交换双方战俘。他们提出这三个问题,当然我们也不反对,因为在议事日程上这几个题目都是要讨论的。但是具体的还有很多争论。我们提出加上第四点,就是撤退外国军队问题,也就是政治解决朝鲜问题。我们算外国军队,撤出。但是你们美国军队也要撤出。然而也就为了议程是四个问题还是三个问题就争论了十几天。为什么谈判进行了两年零17天?仅为这事就争了十几天,我们主张四个,他们主张三个,最后他们不得不同意谈四个问题,但他们不明显提出来叫撤退外国军队,而叫做政治解决朝鲜问题。遗憾的是这一条到现在也未实现。1954年开日内瓦会议,周恩来亲自去,美国代表是杜勒斯,想在日内瓦会议上解决这个问题,结果没有解决,到现在还是问题。

在讨论分界线问题、即在什么线上停下来时,美国一下子就提出来一个方案,并划出图来,要把分界线划到平壤、元山以北。事实上双方部队都在“三八线”附近停下来,他要划在平壤、元山以北,那咱们还得撤退几百里,这怎么行!他们一拿出这方案,我们志愿军几个代表脸都气黄了,简直太无道理了!而他们提出的理由是:这次作战,你们只有一军——陆军,“联合国军”是三军——陆、海、空军,海军把朝鲜全部海面都控制了,空军把朝鲜全部领空都控制了,停战时必须把双方实力体现出来,要得到补偿。实际上是要朝鲜部队从停战线撤退,给他12000平方公里土地。他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要通过谈判得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在战场上拿不到的,在谈判中也休想拿到。志愿军出兵的时候,叫“爱护朝鲜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呵!12000平方公里怎么能够给它?我们马上就把他们顶回去了,我们的理由是:你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想在会场上得到是妄想。我们只有一军就把你们打到这般情景,我们要是三军作战你们早就完了。这一点他们是无法驳倒的。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