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初期中联部的对越工作

洪左君
2016年04月26日11:20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新中国成立不久,差不多同时对两个友好邻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抗击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予大力支持。由于情况不同,支援朝鲜是公开派志愿军出国参战,举世皆晓;支援越南则是秘密进行,鲜为人知。这是我们党在取得全国革命胜利之后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支持民族解放斗争的一次伟大实践,其结果是好的,意义是深远的。

新中国的成立为我们党的对外联络工作开创了新局面。为了做好对外联络工作,党中央于1951年成立了对外联络部,而对越南工作是中联部的一项重点工作。

半个世纪风风雨雨地过去了。当年的这一段工作,时至今天,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难忘的。

肩负对越南工作的重任

越南于19世纪下半叶沦为法国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侵占了法国。1940年9月,日本侵占越南,法国殖民当局向日本投降。1945年,越南共产党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有利时机,举行了“八月革命”,推翻了奴役越南达80多年的法国殖民统治,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但是法国殖民者不甘心失败,很快又卷土重来,于1946年底向年轻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发动全面进攻,占领了所有重要城市、海港、交通要道。武器装备简陋、作战经验不足的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被迫转移到农村和丛林地带,以游击战与侵略者周旋。新中国成立时,越南人民浴血抗战已进行了近3个年头。由于敌我力量对比悬殊,越南民主共和国处境十分艰难。

早在1948年,胡志明主席致电中共中央,要求派出高级将领到越南协助工作。由于当时各种条件尚不具备,一时未能满足其要求。直到解放战争取得彻底胜利,与越南接壤的我国南疆和西南边疆各省份完全得到解放,才为支援越南的民族解放战争创造了便利条件,胡志明主席在此之前提出的要求才得以实现。

当时有关援助越南问题,都是通过党的途径商定解决。从1949年10月到1950年8月,越共中央3次来人同中共中央商量援助越南问题。第一次来人是李班,第二次是胡志明主席亲自来,第三次是派阮良朋来。

中联部成立前,中央对越南已做了三项主要工作:

第一,我国政府于1950年1月18日率先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并同其建立外交关系,随后苏联、朝鲜和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也同越南民主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使越南在外交上摆脱了孤立无援的困境。越南党为了感谢我国率先并推动其他兄弟国家在外交上给予的有力支持,特地以同我国的建交日——1月18日——定为“越南外交胜利日”来纪念。

第二,互派党的联络代表,负责两党之间的联络事务。1949年10月,越南党通知我党,委派黄文欢为其驻中国的联络代表。我党则委派罗贵波同志为驻越南的联络代表。罗贵波于1950年2月到达越党中央所在地。中越两党互派联络代表,进一步加强与密切了两党的关系。

第三,根据胡志明主席同我党的商定,中共派遣以韦国清同志为首的军事顾问团赴越工作。代表团于1950年8月抵达越南。同时又派陈赓同志作为中共中央代表,专程赴越协助指挥打开中越通道的边界战役。陈赓于1950年7月由云南方向入越,边界战役于9月中旬打响,10月下旬胜利结束,完成任务后于11月初离开越南回国。应越党的要求,中共还派政治顾问赴越工作,成立以罗贵波为首的政治顾问团。

除了上述三项主要工作外,中方还接受越党的要求,让其在云南设立军校,在广西设立干部子弟学校,派干部来我高级党校学习,我方一些军事院校还接受越南军事人员来学习各种技术,等等。至于给越南的各种物质支援,则一直根据越南的实际需要源源不断地输往越南。

中联部成立后,承办中央交付的同兄弟党联络的事务。这时虽然中越两国已经建立了外交关系,而越南首任驻华大使亦已于1951年4月向我递交国书,但考虑到越南尚处于激烈的战争环境,又无固定首都,故建立使馆事未能与越方同步进行。因此,有关中越双方之间的重大问题仍通过党的途径商量解决。作为党的外事工作部门的中联部,很自然地肩负起对越南工作的重任。

中联部除了要搞好调研工作和同越南党进行正常的联络事务外,还要主管顾问团的工作。1951年12月和1952年8月,经中央批准同意由中联部作为协调机构,代表中央对派赴越南工作的顾问实行领导。

领导顾问团是一项很繁杂和政治性很强的工作。顾问团人员来自中央和地方各有关部门,人数达数百人,是一支庞大的队伍。顾问出国审批手续,有关文电办复,政治思想教育,学习材料,回国休假、看病,任务完成后回原单位或另行分配工作,以及家属需要解决的问题,都要由中联部办理。

1954年越南抗法战争胜利,越南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由战争转入和平建设,同时我国亦已在越南建立大使馆。中央决定改派专家技术人员到越南协助工作,取代政策性质顾问。原派出的顾问人员除少数改为专家技术人员继续留在越南工作外,余均于1955年年底回国。以后派往越南工作的专家技术人员由越南通过政府途径聘请。至此,中联部领导顾问工作的历史使命才告结束。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