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边界谈判亲历记

程瑞声
2016年05月30日10:5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1960年10月1日,周恩来总理和缅甸总理吴努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北京签订中缅边界条约。这是新中国与亚洲邻国签订的第一个边界条约,为以后解决类似问题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先例。

1952年8月,我从北京外国语学校(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系调到外交部,被派往中国驻缅甸使馆担任学习员,学习缅甸语。从那时起,一直到1960年被调回到外交部亚洲司工作,我在驻缅甸使馆工作了8年,有幸作为翻译和工作人员参与中缅边界谈判。这里仅就我所经历的中缅谈判过程作一简要回顾,并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看法。

缅甸是中国山水相依的近邻。中缅两国的交界地方多为深山老林,当地的很多土司既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又接受缅甸王朝的册封。中缅两国间的疆界划分比较模糊,过去并不存在边界问题。

直到近代,英国不断入侵缅甸,并最后将其吞并,这才产生了中缅边界问题。1894年和1897年,中英两国政府两次签订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条约。

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国和缅甸有共同边界2000多公里,大部分已经划定,但是有3段还存在着悬而未决的问题:

第一,阿佤山区一段。中英两国政府在1894年和1897年签订的两个中缅边界条约中对这一段边界曾有明文规定,但由于有关条文自相矛盾,这一段边界长期没有划定。为造成既成事实,英国在1934年初派遣军队进攻班洪部落和班老部落所辖地区,遭到当地佤族人民英勇抵抗,这就是有名的“班洪事件”。1941年,英国乘当时中国在抗日战争中面临危急情况之机,以封闭滇缅公路相要挟,同当时的中国政府于6月18日以换文方式在阿佤山区划定了一条对其片面有利的边界。这就是所谓“1941年线”。由于不久就发生了太平洋战争,在这条线上并没有树立界桩。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追剿国民党军队李弥残部的时候,越过“1941年线”,在“1941年线”以西大约占了1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缅甸政府当时并不清楚,没有马上提出交涉。

第二,在南畹河和瑞丽江汇合处的勐卯三角地区,又名南畹三角地区,面积约250平方公里。这个地区是中国的领土,过去英国在条约中也已明文承认。但在1894年中英两国签订有关中缅边界条约前,英国未经中国同意,强行通过该地区兴修了由八莫到南坎的公路。1897年,中英两国再次签订有关中缅边界条约时,英国又以“永租”的名义取得了对该领土的管辖权。缅甸在独立以后承继了这一“永租”关系。

第三,尖高山以北的一段。这一段边界过去从未划定。其中,片马、岗房、古浪是由中国皇帝册封的土司统治的,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其属于中国。清朝末年,片马的一个土司因为收税问题,跟其他土司发生纠纷,被地方政府抓了起来,但很快又被释放,这引起片马土司们的普遍不满,认为中国政府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这本来属于中国的内部矛盾,但英国人心怀叵测,1911年初趁势武装占领了片马地区,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义愤,全国各地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抗议运动。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政府不得不于同年4月10日照会当时的中国政府,正式承认片马、岗房、古浪3处各寨属于中国领土,但是却毫无道理地继续侵占这个地区。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