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同民族资产阶级的联盟和坚持多党合作

2016年07月29日16:27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期,如何处理同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成为在新的情况下必须慎重对待的一个新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保持了在民主革命时期建立的同民族资产阶级的联盟。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提出后,党内一些干部对同资产阶级团结合作的统一战线发生误解,把它看作包袱,主张干脆取消、丢掉。针对这种模糊认识,1953年7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专门讨论了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毛泽东在会上指出,把统战工作当作包袱,干脆取消是不对的,是应该批判的,首先要肯定民主党派、各种上层人物、知识分子和宗教界人士是可以改造的;我们是为了工人阶级自己的利益,而来改造资产阶级、农民、手工业者,等等,工人阶级不解放全人类就不能最后地解放自己。在这里,毛泽东明确提出在过渡时期存在着两种不同类型的阶级联盟的思想。他指出:“我们有两个联盟、两种合作。一种是工人阶级和农民的联盟,就是劳动人民的联盟;一种是工人阶级和剥削者的联盟,跟资产阶级的联盟。头一个联盟为后一个联盟的基础,没有头一个联盟,我们就没有力量。必须有这个联盟,才有力量去联合那些可以合作的剥削者,他们才会来同我们合作。”

中央政治局会议肯定了在过渡时期工人阶级除主要依靠和加强工农联盟及其他劳动人民的联盟以外,还将同民族资产阶级继续保持经济上、政治上的联盟,直到资产阶级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剥削阶级归于消灭。这是中国共产党历来处理同民族资产阶级关系的基本政策,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一种新的确定。中央强调在过渡时期保持同资产阶级的联盟,不是为着保存资产阶级,而是为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为了实现国家工业化,为了比较顺利地过渡到社会主义。这是党在过渡时期的统一战线工作的立足点。

在此之前,1953年1月,中央决定实行普选,筹备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各界民主人士的基本政治态度是赞成和拥护的,但也有一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担心人民代表普选的结果,只有共产党有份,而他们现有的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将得不到保障。为此,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针对党外人士的思想疑虑作了说明。他说:我们的重点是照顾多数,同时照顾少数。凡是对人民国家的事业忠诚的,做了工作的,有相当成绩的,对人民态度比较好的各民族、各党派、各阶级的代表性人物都有份。“凡是爱国者(只要有这个资格)都会一道进入社会主义,我们没有理由不同他们一道进入社会主义。”毛泽东的说明,增强了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对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信心。

根据中央的精神,1953年6月25日至7月22日,召开的第四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就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后民主人士的安排和统一战线的组织等问题提出意见。会议认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实行,决不意味着要削弱统一战线,而是更应使之巩固和加强。新中国成立以来,大多数民主人士都已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在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时,对民主人士的安排,应与人民代表的选举、政府人员的选任、统一战线组织及其他诸方面人事的安排结合起来,通盘筹划。对于凡是已经同我们合作的,仍应根据具体情况,用各种方式从各个方面分别予以适当安排。对各方面新的代表人物和在工作上有特殊贡献者,应适当提拔。凡有民主人士的地方,自县市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府、统一战线组织、部分人民团体和其他组织,都要注意做好民主人士的安排工作。

为了切实做到适当安排,中共中央批准了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关于人民代表大会制实行后统一战线组织问题的意见》、《关于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时安排民主人士的意见》以及1954年1月中央统战部对上述两个文件的补充意见。这些文件经中央转发各地,得到了认真的贯彻执行。1954年三四月间,第五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进一步提出,为适应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需要,今后要把文教、科技方面的统战工作也列为统战部门的工作重点,在党外人士的安排中,应注意吸收大批文教和科技工作人员。党中央批准了这次会议的意见。

1954年9月,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序言中对过渡时期统一战线的重要性和政治基础作了明确的阐述,指出:我国人民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斗争中已经结成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今后在动员和团结全国人民完成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和反对内外敌人的斗争中,我国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将继续发挥它的作用。这样,就用根本大法的形式,将新中国成立时建立在新民主主义政治基础上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转变到建立在社会主义的政治基础上来。根据党的两个联盟的政策和宪法的原则,在我国已全面开展社会主义改造的情况下,工人阶级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仍需保持同民族资产阶级在经济上、政治上的联盟关系,在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中,仍需吸收一定数量的民主人士参加对国家事务的管理。这些政策精神,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国家机构的组成中得到基本体现。

在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的人大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的人员组成中,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著名民主人士,分别担任了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委员。在13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当中,有共产党员5人,党外人士8人;在79位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当中,有共产党员40人,党外人士39人;在新组建的国务院35个部、委的部长、主任中,有共产党员22人,党外人士13人。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政权,仍然是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它既体现了工人阶级的政治领导,又反映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广泛性。这不是取决于任何党派或个人的主观意志,而是由中国特定的历史条件以及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现实要求所决定的。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