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随朱德参加苏共二十大

赵仲元
2016年11月23日15: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1955年12月至1956年3月,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朱德率中国代表团先后访问了罗马尼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然后赴苏联出席苏共二十大,最后,在回国的途中还访问了蒙古人民共和国,于1956年3月底回到北京。当时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翻译,有幸随朱老总访问了东欧五国,并出席了苏共二十大。现根据有关材料和我的记忆,将这段经历追忆如下。

1955年12月,朱德率中国代表团出访东欧五国。朱德为团长,团员由聂荣臻、刘澜涛等人,师哲任秘书长,工作人员有于桑、王雨田、廖盖隆、陈友群、郭仁等。我随代表团担任俄文翻译,代表团的重大活动,由师哲担任翻译。中国代表团在访问罗马尼亚和苏联时称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访问东欧其他国家的时候称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发前,保健局建议,朱老总年事已高,不宜乘坐飞机,因此,中国代表团在访问中,尽量乘坐火车,很少坐飞机。

1955年12月11日,中国代表团乘火车从北京出发,途经莫斯科和基辅前往罗马尼亚,在经过基辅时曾作短暂停留。苏联元帅崔可夫前往车站迎接。朱老总与崔可夫是老相识,在中国的抗日战争初期,崔可夫是斯大林派到中国国民政府的军事总顾问,那时他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八路军、新四军非常关心,同朱德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位老友相见分外亲切,他把中国代表团请到他在基辅的司令部共进午餐。

中国代表团于12月21日到达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受到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乔治乌-德治为首的党政领导人的热烈欢迎。12月23日,代表团应邀参加了罗马尼亚工人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团全体成员在主席台就座,所有随行人员也列席了大会。除了苏共代表团外,这是外国党代表团不曾有过的殊荣。在外宾中,中国代表团在苏联代表团后第二个致贺词。

1956年1月1日,中国代表团乘民主德国国际列车前往柏林。国际列车运行速度特别快,刘澜涛有些晕车,聂帅更担心朱老总经不起颠簸,便派人同列车长交涉,希望将车速放慢一些,以确保安全。列车长不同意,说国际列车的速度是有严格规定的,不能随意改变。代表团于当天下午到达柏林,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第一书记乌布利希等到车站迎接。1月3日,统一社会党中央和民主德国政府在柏林歌剧院为皮克总统80寿辰举行隆重的庆祝大会。苏联代表团团长伏罗希洛夫和中国代表团团长朱德先后致贺词。皮克总统精通俄文,俄语讲得非常流利,但在此正式场合,未讲过一句俄语,而是由他的女儿为他担任俄语翻译。

皮克总统80寿辰庆祝大会结束后,中国代表团便到民主德国各地访问。代表团首先访问了莱比锡,参观了那里的露天煤矿和人造汽油联合企业。然后访问了文化古城魏玛和耶纳。耶纳有个世界闻名的蔡斯光学仪器厂,朱老总对这个厂很感兴趣,请民主德国帮助中国建设一个光学仪器方面的工厂。

在民主德国,中国代表团还参观了布辛瓦尔德集中营旧址,据说德共领导人台尔曼就是在这里被害的。仅在这个集中营就关押过几十万人,被沉重劳动折磨和饥饿致死者达20万人,从所谓的犯人身上剥下的衣服、鞋子、头发、眼镜甚至拔下来的牙齿都一堆一堆地摆在那里,令人惨不忍睹。

最后,朱老总还单独去看了看当年因受德国政府迫害而关押他的监狱。

1956年1月14日,中国代表团到达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拉科西等匈牙利党政领导人到车站欢迎。欢迎的群众不断高呼“朱德——拉科西”,场面十分热烈。当时匈牙利的科学技术已相当发达,特别是医疗器械和医疗水平堪称世界一流。但由于匈牙利领导人片面强调重工业,忽视轻工业和农业,从而影响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代表团在同匈牙利群众接触的过程中觉察到,群众对匈领导人以及苏联都有不满情绪。

1956年1月17日下午,中国代表团的专列到达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党中央第一书记诺沃提尼和政府总理西罗基亲自迎接。朱老总在他们的陪同下乘敞篷车驶向别墅,沿途群众夹道欢迎。

在捷克斯洛伐克,中国代表团参观了玻璃厂、瓷器厂等企业。瓷器厂陈列了他们的各种产品,也陈列了中国古代的一些瓷器。他们的产品在齐、光、薄、细等质量指标方面,都明显地胜过了中国的老产品。工厂负责人介绍说:捷克斯洛伐克的陶瓷技术是从中国学来的,但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探索和改进,并使生产工艺机械化,因此提高了产品质量和劳动生产率。

在访问捷克斯洛伐克期间,正赶上华沙条约政治协商委员会在布拉格举行会议,苏联元帅朱可夫出席了会议。根据中共中央指示,聂帅以观察员身分出席了这次会议。聂帅在会上发了言,他的发言稿由我和苏联的贾丕才一起译成俄文。

在捷克斯洛伐克结束访问时,萨波托茨基总统送给朱老总一个国营农场所需的全套机械设备和一辆轿车。

1956年1月30日,中国代表团抵达波兰首都华沙,在波兰参观了几个大城市——波兹南、什切青等。代表团发现,在同波兰干部和群众接触中,当谈及苏联时,他们反应很冷淡;当谈及中国和南斯拉夫时,他们反应比较热烈;代表团还发现,波兰的广大干部和群众有不满情绪,对待自己的工作也不够认真,在接待我代表团方面也屡屡出现差错。如一位司机在送代表团返回宾馆时,把聂帅和师哲拉到了国防部长罗科索夫斯基的官邸,闹得宾主双方都很尴尬。当罗科索夫斯基的副官出来问明情况后,才知道司机只顾跟着前面的汽车走,误入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官邸。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