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周总理1964年访苏

阎明复
2016年11月23日15:26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给日益恶化的中苏关系带来一线希望。中共中央派周总理率领党政代表团访苏,同苏共新领导接触,试探有无改善关系的可能。这是周总理最后一次访问苏联。我当时在中共中央办公厅翻译组,随团担任翻译工作。每当回想起那次令人难忘的出访,我总是感慨万端。为纪念周恩来诞辰100周年,《中共党史资料》编辑部约我写一篇回忆总理的文章。我查阅了一些档案资料,又请教了当年参加翻译工作的王钢华,把零碎的记忆收拢起来,整理成一篇文章,供大家参考。

1963年7月14日,苏共中央发表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的公开信,全面攻击中国共产党,从此中苏之间发生了一场公开论战。到1964年,中苏关系继续恶化,这场论战也随之愈演愈烈。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里,苏联报刊上就发表了2000多篇反华文章和材料。这年2月,苏共还召开了有6000人参加的中央全会扩大会议,通过了反华决议;并向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发出信函,号召开展反对中共的运动。中国共产党从1963年9月开始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编辑部的名义连续发表文章,评论苏共中央的公开信,到1964年10月已发表了九评。

在此期间,苏共一方面连篇累牍地公开发表反华文章,另一方面却又通过信函一次次向中国共产党建议停止公开论战。我们理所当然不能接受这种不平等的“建议”,断然拒绝停止公开反驳苏共对我们的攻击。接着,苏共中央又建议召开各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和会议文件的起草委员会会议;中共中央则主张经过充分准备,召开在马列主义基础上的团结的国际会议,而决不参加苏共的分裂会议。对此,苏共中央答复,起草委员会一定要在1964年年内召开,12月15日之前就要报到;并表示无论哪个党缺席,委员会也要开始工作。中共中央在答复信中谴责了苏共中央这种破坏协商一致原则的独裁主义,重申绝不参加分裂会议的立场。

在中苏两党的往来信函中,中共中央发给苏共中央的每一件函件除提供了中文正式文本外,还都附了俄文译本。而由苏共中央发来的函件只有俄文正本。那时,无论是把我们的中文正本翻译成俄文,还是把苏联的俄文正本翻译成中文的工作,都是我们中办翻译组承担。随着双方论战的日趋激烈,我们在翻译中也更加小心翼翼,力求准确无误,避免翻译中的用词不当造成“节外生枝”。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前面提到1964年2月苏共中央给世界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发出了一封谴责中共的信,这封信并没有发给中共,但很快这封信的内容就被中共中央所获悉。于是,中共中央于1964年2月20日给苏共中央发去一封短信,痛斥“苏共领导一方面装着要团结的样子,叫嚷停止公开争论,一方面又背着中国共产党策动新的反对中国共产党的运动。”并指出,“你们说攻就攻,叫停就得停,这种惟我独尊、蛮横无理的态度,充分暴露了你们的顽固的大国沙文主义和‘老子党’的恶习。”这封信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起草并经他阅批后发出的。信的最后写道:我们再一次郑重地要求苏共中央把最近给兄弟党的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同样发给我们……。翻译中,我和翻译组的几位同事在译“要求”一词时,为如何用俄文表达反复推敲,颇费了一番脑筋。“TPEБОBАTБ”和“ПPОCИTБ”都是“要求”的意思,前者语气强硬,后者语气谦和,大家对是用前者还是用后者意见不一致。最后是用了“TPEБОBАTБ”这个语气强硬的词。第二天即2月22日,苏共中央很快就答复了。显然,这封信的内容和措词使苏共领导大怒,他们语气尖刻,并特别指出我们居然不是“ПPОCИTЬ”(请求)而是“TPEБоBАTЬ”(要求)他们!甚至说“难道有谁会认真地听从你们的腔调,被吓唬住而立刻跑去执行你们的任何要求吗?”“这是根据什么权利呢?”

对这封信,中共中央于2月27日给予了答复。信中除了继续驳斥苏共领导以外,还专门写道,你们说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说我们“要求”你们,而不是“请求”你们把2月12日的信送给我们。在中国文字里,这两个词的习惯用法并没有像你们所说的有那样大的区别;但是,既然你们把这件事看得这样严重,并且成为不能把2月12日的信交给我们的一个理由,那么好吧,现在遵从你们的意思,请求你们把这封信件发给我们,是为至盼。

至于“要求”一词应该怎样用俄文表达为妥,是否由于译成“TPEБОBАTБ”而起了火上加油的作用,留给专家们去考究吧。只是从上述这个小插曲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当时中苏两党的关系已经恶化到了什么程度。

1964年秋,正值中苏论战进行得难解难分的时候,我们刚发表了“九评”,从苏联方面突然传来了赫鲁晓夫被撤职的消息。10月15日深夜,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受苏共中央委托,紧急约见毛泽东,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伍修权受权在住所会见了他。契尔沃年科通报了苏共中央于10月14日召开全会,决定满足赫鲁晓夫因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提出辞去中央第一书记、中央主席团委员及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职务的请求;并推选勃列日涅夫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推荐柯西金为苏联部长会议主席。

消息传来,毛主席连续几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苏联的局势和我们的对策。当时苏联政局还不明朗,赫鲁晓夫下台的真正原因也不清楚。苏联新领导人的对华政策究竟如何也有待澄清。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认为,赫鲁晓夫被撤职毕竟是件好事,我们应该表示欢迎;要做工作,推动苏联的变化,争取扭转中苏关系恶化的趋势。同时,要观察一个时期,而且在国际会议上必要时还要同苏联争一争,该反对的反对,该弃权的弃权。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