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乒乓外交”

赵正洪
2017年01月26日15:49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人的一生中,能直接参与重大历史事件的机会是很少的,能直接参与世界重大历史事件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的。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到了晚年,“如烟往事俱忘却”的时候,这些重大事件反而更加凸现出来。我亲身经历的“乒乓外交”就是当年轰动世界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作为这件事的直接参与者,我看了一些有关此事的文章,总感到有不尽完善和与历史有出入之处。为此,我今天尽自己所能,将当年的历史事件如实写出,供人评说。

一、战前受命

1970年,当时的国家体委军管会召集会议,研究我国是否派队参加第31届世界乒乓球赛的问题。“文化大革命”中,我国的乒乓球队伍受到很大摧残。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主教练傅其芳被迫害致死,训练全部停止,体委机关内也是派性甚浓,再加上我国已有两届未参加世界乒乓球赛,因此是否参加第31届世界乒乓球赛的确不好下决心。

在这次会上,当时的军管会负责同志说:“今年是举行第31届兵乓球赛的一年。世界舆论认为中国队应该参加,要是没有中国队参赛,就不能称之为世界性的比赛。因为中国兵乓球队水平高,参加比赛才能反映当今世界兵乓球运动的技术水平。”经过研究,军管会议决定,向中央写报告,请示毛主席、周总理批准派队参赛。

这时,外界的推动力越来越大了。1971年1月25日下午,日本兵乓球协会会长后藤钾二先生一行4人来到北京,邀请中国派兵乓球代表团参加第31届世界乒乓球赛。后藤先生认为没有高水平的中国队参加,就不能算“世界级”比赛,当晚就向我有关方面递交了一份会谈纪要。中日双方的会谈是在周总理亲自关怀下进行的,因而比较顺利,几个技术性问题很快解决了。1971年2月1日,中日双方在北京签署了会议纪要。但是最后中国队是否参赛,仍有待中央拍板。

当时距比赛日期3月28日还有两个月,距参赛报名截止日期只剩下10天了。日期紧迫,参赛准备工作必须加速进行。军管会要我负责乒乓球队的训练工作。当时我刚刚被解除“群众专政”不久,才恢复工作。因此接受这项工作后,我基本上泡在乒乓球训练馆。运动队多年没训练了,抓起来有些吃力。但运动员、教练员热情很高,练习很刻苦。有时军管会研究参赛的政治问题也通知我参加。

有一次周总理接见军管会领导,讨论31届世界乒乓球赛的问题,把我也找去了。周总理主要是了解军管会的意见和参赛准备情况。他在会议结束时要求把详细情况准备一个方案,然后上报。

散会后,我乘机找到周总理,提出了想回部队工作的要求。因为“文革”中我虽然在体委被批斗、关押,但我还一直保留着军籍,现在被“解放”了,我想回到部队去。周总理听完了我的话后,对我说:“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我国要参加的话,准备由你率队去日本。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回部队呢?这是一项重要任务,‘文革’以来第一次派队出国比赛,你可不能三心二意啊!要集中力量,抓好训练,做好思想工作,技术上要抓紧训练。”总理的一番话使我深受感动。“文革”前,乒乓球队就经常受到周总理的关怀。几次参赛回来,周总理总要设家宴招待参赛队员、教练员和团长、领队、体委副主任。总理每次都风趣地事先打招乎:“我请你们到我家吃饭,钱我出,但要自带粮票。”席间总理和大家谈笑风生。有时周总理还拉上我这个技术不怎么样的人一起打一盘乒乓球。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