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反对分裂活动的斗争

2017年01月26日15:26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开始大规模经济建设和全面社会主义改造的过渡时期,党内发生了高岗、饶漱石反党分裂活动的重大事件。党中央领导全党对这种危害党的团结的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斗争,在党员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中进行了一次维护和增强党的团结的教育,使党的团结成为实现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根本保证。

根据党中央关于抽调各中央局书记到北京加强中央工作的决定,1952年底和1953年初,高岗、饶漱石先后从东北、华东党政最高负责人任上调中央工作。高岗任新组建的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饶漱石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这时,党中央、毛泽东正在考虑中国怎样顺利地过渡到社会主义去的问题。在过渡时期总路线正式提出之前,过去采取的利用、限制资本主义的政策,如何同将要实行的从根本上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政策相衔接,还有一个逐渐明晰的过程。也正是在这个转变开始时,因1952年底中财委修正后的新税制出现不利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错误,在党内引发了始料不及的问题和斗争。

1953年6月中旬,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传达毛泽东关于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讲话之后,会议转向批评修正后的新税制违背了七届二中全会关于限制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原则规定,是背离总路线的错误。为了把党内尤其是高级干部的思想统一到过渡时期总路线上来,毛泽东指示举行财经会议领导小组扩大会议,让被认为对修正税制问题负有重要责任的薄一波在会上作检讨。高岗则利用中央对财经工作的批评,把薄一波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上纲为“两条路线的斗争”,其矛头暗指刘少奇、周恩来。在高岗的干扰下,会议批薄的调门居高不下,直到8月初,会议仍很难做出结论。为此,毛泽东建议周恩来“搬兵”,请在外地的陈云、邓小平两位副总理回京参加会议。

陈云、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了解和掌握了财经会议的情况,分别在领导小组扩大会议上作了发言。陈云批评了新税制的错误,强调“在几种经济成分同时并存的国家,税制改革影响到各个阶级、各个地区、各个部门相互间的关系,也关系到国家与人民的关系,必须十分慎重”。他同时指出,薄一波在中财委做了很多工作,工作中个别不同意见是有的,但不能说中财委内部有两条路线的问题。邓小平在发言中赞成大家对薄一波的批评,但不同意把工作中的这样那样的过错说成是路线错误。陈云、邓小平的发言,都紧扣不能随意上纲到“路线斗争”这一关键问题,讲得既有分寸,又很公道,为与会同志所接受,起到了对过火批判降温和解围的作用,使会议的气氛转入正常。高岗借会议“批薄射刘”、“批薄射周”的意图未能得逞。

8月11日,周恩来在全国财经会议上作结论报告。这个报告经过毛泽东修改和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全面阐释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正确总结了经济建设中的经验与教训,批评了前一时期在税收、商业、财政、银行工作中出现的错误,并客观地指出,有些错误虽然是严重的,但不应该说成是路线错误。全国财经会议的进程和结果表明,在党的路线和政策发生转变、过去工作中的某些是非问题一时未澄清的情况下,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用全面的、历史的观点分析过去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准确把握错误的性质,防止随意上纲上线而导致对党的团结的破坏,给党和国家的工作造成损害。

全国财经会议结束后,高岗以“休假”为名到华东、中南地区,在一些高级干部中进行挑拨活动。他制造所谓“军党论”,说什么“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出来的”,想借此拉拢军队干部。他还散布言论,称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有关“刘少奇是党的正确路线在白区工作的代表”的提法不对,需要重新做结论。他煽动说,现在党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的权力掌握在“白区的党”的人手里,需要彻底改组。

在高岗进行反对刘少奇、周恩来的活动期间,饶漱石到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不久,便在中组部内打击副部长安子文。在1953年九十月间中央召开的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饶漱石夸大中央组织部工作中的缺点,批评主持日常工作的安子文,意在攻击中央政治局分管组织工作的刘少奇。

高、饶的阴谋活动,其实质是利用党内某些本属正常的不同意见或看法,挑拨中央领导成员之间的关系,并故意将某些个别的、局部的、暂时的、比较不重要的缺点或错误夸大为系统的、严重的缺点或错误,从而造成党的分裂。1953年下半年,毛泽东提出中央领导班子分一线、二线,他退居二线的设想,党中央也在考虑是否增设副主席或总书记问题。高岗更加紧其非组织活动。他先后找陈云、邓小平游说,鼓动一起“拱倒”刘少奇。陈云、邓小平把高岗的不正当活动顶了回去,并及时向毛泽东作了反映,引起毛泽东的警觉。12月中旬以后,毛泽东连续找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的同志谈话,专门谈高、饶问题,并同高岗谈话,对他进行批评。

12月下旬,毛泽东准备前往杭州主持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于毛泽东离京期间是否由刘少奇代理主持中央工作,高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出面反对,主张要“轮流”,继续表露他反对刘少奇的态度。12月24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正式向高、饶分裂党和破坏党的团结的活动发出警告。他说,高岗他们在“刮阴风,烧阴火”,“其目的就是要刮倒阳风,灭掉阳火,打倒一批人”。鉴于高饶事件的发生,以及党的某些高级干部对党的团结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对巩固和提高中央威信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特别是一部分干部在革命胜利后滋长了一种极端危险的骄傲情绪,毛泽东提出了增强党的团结的建议。中央政治局会议一致同意,决定由刘少奇主持起草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随后,毛泽东派陈云代表中央到高岗游说过的上海、杭州、武汉、广州等地,向有关负责人打招呼,通报高岗分裂党的阴谋活动,消除其影响。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版

(责编:吴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