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发表

刘金田
2017年05月23日10:27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讲话的内部传达和公开发表,是和邓小平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从1956年2月14日开始,毛泽东用近一个半月的时间分别听取了中央许多经济部门的汇报。此时,邓小平正出访苏联。3月初回国后,邓小平随即参加了毛泽东召集的各经济部门负责人的汇报会。关于正确处理十大关系的思想,就是在这个基础上,经过中央政治局几次讨论,由毛泽东集中概括起来的。4月25日,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论十大关系的报告,接着又在5月2日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中作了进一步的阐述。

毛泽东关于十大关系的报告,初步总结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提出了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任务,当时在党内高级干部中进行过传达。正确处理十大关系,作为八大的指导方针,多方面地体现在大会的政治报告和其他文件中。邓小平是八大文件起草委员会的重要成员。1956年8月22日,在党的七届七中全会第一次会议上,邓小平就八大的六个文件作说明时强调,八大议题和安排发言,应该突出讨论国家经济建设的主题。他举例说,像工业方面,除了一些比较系统性的发言外,还要组织那么二十几篇稿子,这样才表现出会议是在讨论建设这个重点。毛泽东当即说:小平同志说得对,这一次重点是建设。

在党的八届一中全会上, 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此后,他又在一些场合,结合我国建设过程中的一些实际情况,对正确处理十大关系作过进一步的阐述。

1957年4月,邓小平视察陕西。他在西安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今后的任务是要搞建设。他还详细地阐述了“骨头”和“肉”的关系。

原来,当时的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张德生在听到毛泽东《论十大关系》讲话的传达后,通过对陕西国有工业企业的建设情况的调查研究,总结陕西几年建设的经验教训,把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提到的重工业和轻工业形象地比喻为“骨头”和“肉”,认为陕西这几年建设的布局是“骨头”多,“肉”少。他提出,不能光有“骨头”,没有“肉”。他的这一提法,曾得到毛泽东的赞赏。

邓小平通过这次在陕西视察期间的所见所闻,不但对张德生的这个见解作了进一步的肯定,而且对如何处理好“骨头”和“肉”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的新看法。他说:过去我们在城市规划中对“肉”重视不够,应该办商店、理发馆等服务性行业,没有注意办,这是事实。现在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不解决不妥当,这是一个制度问题。但应当着重指出,过去在这方面花的钱不少,就是用得不适当。在中央来说,是对于“肉”的问题注意得不够。在地方来说,对于钱用得不适当的问题也应该引起注意。这篇讲话的原则精神,对陕西省的实际工作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1965年12月15日,在第三个五年计划开始执行的时候,为了教育全党,刘少奇写信给毛泽东,建议将《论十大关系》这个讲话印发出去。信中说:“此件我又看了一遍,觉得对于一些基本问题说得很好,对现在的工作仍有很重要的指导作用。建议将此件作为内部文件发给县、团级以上各级党委学习。昨日见主席时,主席已同意这样。望主席再看一遍,并批交小平、彭真同志办理。”毛泽东看了整理稿后批复:“此件看了,不大满意,发下去征求意见,以为将来修改之助。此意请写入中央批语中。”同时毛泽东还批道:“送交小平、彭真同志照少奇同志意见办理。”12月27日,中共中央在印发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批语中说:“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五六年四月作的《论十大关系》,是一篇极为重要的文件,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基本问题作了很好的论述,对现在和今后的工作具有很重要的指导作用。为此,特印发县团级以上党委学习。这个文件是当时讲话的一篇记录稿,毛泽东同志最近看了后,觉得还不大满意,同意下发征求意见。请各级党委对文件的内容提出意见,汇总报告中央,以为将来修改时参考。”

1975年,邓小平在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和《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编辑工作期间,于6月8日约胡乔木谈话,商量编辑《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等问题。一周后,他和康生联名致信中央政治局各同志说:“经请示毛主席同意,毛选五卷的编辑整理工作应继续进行。”“这是全党的一件大事,应当抓紧搞。目前五卷工作的重点,是继续做好毛主席讲话记录稿的整理工作。原来陈伯达整理的《论十大关系》、《谈对立的统一》等六篇稿子,需要重新整理。”信中说,主席批准由胡乔木进行这项工作。这样,在胡乔木具体主持下,将毛泽东两次讲话记录稿重新进行综合整理,形成了一个《论十大关系》整理稿。这个整理稿忠实地体现了讲话的主要精神(以苏联为鉴戒,总结我国已有经验)和语言风格,恢复了以前整理稿中没有整理进去的重要内容,并作了必要的文字加工。7月9日,邓小平同胡乔木、吴冷西、熊复、于光远、李鑫谈话,阅读并讨论《论十大关系》整理稿。在读到稿中“对犯错误的人要一看二帮,不要幸灾乐祸”时,他还感慨地说:现在很多人就是不实行这一条。7月13日,邓小平将整理稿送毛泽东。邓小平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论十大关系》稿,已整理好,我看整理得比较成功”,“我们在读改时,一致觉得这篇东西太重要了,对当前和以后,都有很大的针对性和理论指导意义,对国际(特别是第三世界)的作用也大,所以,我们有这样的想法:希望早日定稿,定稿后即予公开发表,并作为全国学理论的重要文献。”当天,毛泽东审阅了这个稿子,并批示:“同意。可以印发政治局同志阅。暂时不要公开,可以印发全党讨论,不登报,将来出选集再公开。”7月19日,邓小平批示:“政治局仍定于下礼拜二(廿二日)读这篇。乔木、李鑫两同志参加。”同时,邓小平还将讲话整理稿批给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阅。22日晚,邓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读《论十大关系》整理稿。在江青等人认为稿子整理得还不大够时,邓小平说,主席已看过两次,有什么问题,待最后付印时再请示。当晚12时,他致信毛泽东:“《十大关系》报告,刚才在政治局会议上读了,大家没有修改意见,会上当场拟了一个通知,现送上,请批示。”7月23日,中共中央发出的《通知》指出:毛主席1956年4月《论十大关系》的报告,经过重新整理,主席已经同意,并决定印发全党讨论。主席的这个报告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全党应作为当前理论学习的重要文件之一。望各级党委注意指导这一文件的学习和讨论。8月5日,邓小平再一次批示:“《十大关系》这套文件,是经过毛主席看过的(一字未改),现退存中办。以后,毛选第五卷定稿一篇,送存一篇。”

经毛泽东亲自审定的《论十大关系》一文,在毛泽东逝世三个多月后在《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随后收入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作者刘金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

(原载:《党的文献》)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