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

沈传亮
2017年06月21日10:5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随着改革开放事业积极推进,国内外学界对中国改革开放史研究日益关注,成果蔚为大观,至今已出版论著愈百部,发表论文更达数万篇。这些研究多从现实角度讨论,从历史角度加以研究的论著不多,精品力作较少,关于深化改革开放史之理论与方法的探究更为少见。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史在党史国史上所占时段越来越长,深入系统总结改革开放历史经验日益迫切,国内外对于清晰展现改革开放史的需求与日俱增。这表明深入开展改革开放史研究十分重要,也有很大空间。本文拟从理论、方法、可持续三个维度,探讨如何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的路径。

一、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的理论维度

研究问题必须有科学理论指导。研究中国改革开放无疑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这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5月17日)。)。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改革开放,势必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注重物质的决定性作用,坚持唯物史观。从理论维度看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指导下针对以往存在的问题展开,在积极借鉴西方史学理论的同时坚持以我为主,围绕中国改革开放的主题展开。

研究必须坚持精英史观与民众史观相结合。针对党史研究过多关注高层关注精英、存在“文山会海”等问题,龚育之曾指出,党的历史要写出人民创造历史的活动,不能把党的历史写成仅仅是党中央会议和文件的历史,仅仅是领导人讲话和活动的历史 (龚育之:《论党史研究的十大关系》,《北京日报》2001年4月16日。)。这是因为,唯物史观认为,民众才是历史的主体,民意是解释历史的基础和评价历史的根本标准。改革开放史是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改革开放史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坚持“民众史观”( 郭德宏:《论民众史观》,《史学月刊》2009年第11期。)。研究者要站在民众的立场来研究,让民众真正成为历史的主角,反映各个时期民众的生活状况和疾苦、业绩和贡献、利益和愿望,以及他们对历史的看法。但只讲民众史观不顾精英也不符合历史实际,研究改革开放史要在唯物史观指导下坚持精英史观和民众史观相结合,写历史见物更要见人,既见英雄也见民众。精英史观与民众史观两个都要讲全 (张静如:《精英史观和民众史观两个都讲全》,《党史研究与教学》2010年第4期。),才符合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至今,不少改革开放史研究还是高举高打,对中低层注意不够,对民众的实践和贡献注意不够。在论述改革开放初期时,学界一般还会写到安徽小岗村村民包产到户的创举、广东高要县农民承包鱼塘的事迹等,但在展开90年代以来历史时则将较多笔墨用于高层决策、重大事件和重要会议,中低层的人物或事件着墨较少。因此,克服研究“偏向”,不仅要树立正确史观,亦需学界共同发力。

注重理论借鉴与坚持以我为主相结合。应该指出,西方史学界在史学理论研究方面有较为丰富的积累,形成了诸多独具特色的史学理论流派,如法国史学年鉴学派、意大利的微观史学、德国的日常生活史、美国的新文化史等,搭建起许多富有解释力和影响力的分析框架,涌现出许多新的研究方法。必须承认西方在史学研究理念、研究方法、研究范式建构等很多方面走在世界学术前沿,其中有不少理论方法和分析框架也非常值得我们参考借鉴。史家杜维运曾指出:“西方史学家解释历史的艺术精湛;其论史的理论,滔滔若江河之流,永无休止;其治史的方法,变换若五光十彩,炫人耳目。凡此,皆非中国所能企及。中国史学家长于历史叙事的艺术,而拙于历史解释艺术;其治史的方法平实;其论史的理论简短,此皆有待西学于西方。” (杜维运:《变动世界中的史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43页。)尽管如此,我们研究中国改革开放史决不能妄自菲薄,必须以我为主,树立“中国中心观”,切不可照抄照搬,更不能削足适履。

必须围绕改革开放史的主题展开研究。马克思主义认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主题。1978年以来的中国历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并取得光辉成就的历史,这是改革开放史的主题。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必须围绕这一主题展开,如此才可以更好地回答国内外人们高度关注的话题:中国改革为什么能走到现在并取得巨大成就?这在研究过程中就要突出党是如何领导改革开放的、改革开放的实践究竟有哪些方面、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具体进展是什么等诸多内容,尤其要关注共产党和改革开放的互动关系。当然,也不排斥研究者就某些专题进行深入挖掘。如研究80年代沿海经济发展战略的形成、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外脑”参与、改革开放以来对口支援制度的建构与实施等,都有助于深化改革开放史研究。无论作专题研究还是通史研究,在探究多种可能性的基础上,研究者必须持有主题性观念,确保把人们对改革开放史的记忆串起来,尽力呈现一部真实客观的改革开放史。有的研究剑走偏锋,专门揭露改革中的失误;有的研究无视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搞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对此,我们都需要用扎实的学术研究成果和历史真实予以积极回应。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