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易见史料的多元化加强改革开放史研究的实证性

吴志军
2017年08月29日10:57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近年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整个国家和社会都对叙说、理解和评价中国的改革开放史提出了更高要求,改革开放史在中共党史研究领域中开始得到显著关注。近年来,《中共党史研究》多次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改革开放史研究的学术稿件,但效果不太理想,所收到的稿件大都缺乏较好的实证性,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和表现就是史料来源的简单化甚至单一性。很多研究者或过于仰赖公开出版的领导人讲话和政策文献汇编集,或偏好于使用一些地方档案史料或若干内部资料,而不再重视诸如《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光明日报》《文汇报》等易见史料,即使偶尔援借,也很难达到最低限度的史料多元化标准。这种情况导致很多研究论文缺乏明显而充分的时间性和历史感,所呈现的改革开放史的基本线索与发展脉络既模糊又单薄。因此,重新体认和审视易见史料的史学价值及其收集和运用的多元化问题,已成为加强改革开放史研究之实证性的一大要津。

所谓“易见史料”,从不完全的视阈看,主要包括由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政机关主办的各种报刊以及由思想理论界和学术界主办的各种报刊等。相较于核心档案史料,这些易见史料在还原改革开放的重要政治决策过程等方面的作用和效能要弱一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易见史料尤其是各地各级的官方报刊全面深入地展示了党和国家的重要指导思想和政治政策在各地各领域内的执行与落实情况,以及思想理论界对其的进一步阐发和解释等历史性内容,涵盖了国家与社会的几乎所有层面,涉猎面完整无遗,彰显了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政策之横向散播和纵深穿透的基本过程,由此所反映的丰富的历史内容、脉络和轨迹为还原和建构改革开放的历史画面提供了基本的研究资料,理应受到党史研究者的切实重视(很多中外研究者都非常注重作为易见史料之一的报纸对于历史研究乃至整个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如英国历史学家约翰·托什认为:“对历史学家而言,最重要的、已出版的原始资料是新闻报道……报纸有着三方面的价值:第一,它们记录了当时产生最大影响的各种观点……第二,报纸提供了对事件的日常记录……最后,报纸经常会提供有关一些问题的更全面的调查结果,而这超出了常规新闻报道的范围。”〔英〕约翰·托什著,吴英译:《史学导论——现代历史学的目标、方法和新方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58页;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有研究者指出:“报纸在时间上近则将最新的社会信息传播给社会科学研究者,报纸新闻常常是他们研究社会现象的起点和素材;远则将社会发展的全过程通过一连串的新闻点展示在社会科学研究者眼前。在空间上,报纸新闻包容了国内外、省市内外一切有人生活之处所发生的情况和事件。在内容范围上,报纸新闻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思想、道德等任何一个社会领域密切相关,这些领域的消息和事件,都可能成为报纸新闻丰富内容的组成部分。就这几点看,报纸新闻可说是社会科学研究须臾难离的。”宋晓亮:《报纸与社会科学研究》,《光明日报》1985年11月20日。)。如果研究者在改革开放史研究中就文件而文件,仅仅局限于对文件本身的梳理,实际上降低了党的指导思想和宏观政策对国家与社会的实际辐射面和影响力。

同时,以领导人讲话和重要政策文件为基本内容的文献集,大都只涉及指导思想和大政方针等本身的部分内容,即使辅之以各种政治人物的文选、文集、文稿、年谱和传记等史料,目前也还无法完整而有效地反映指导思想和大政方针的形成过程和历史轨迹,但由于这些指导思想和大政方针的根本要义或指向是明确而坚定的,因而它们的具体执行和落实情况及其思想内涵的进一步延伸等历史性内容便更为丰富而清晰,由此所形成的对于指导思想和大政方针之地位、作用与价值等方面的证据链条也相对完整而有效。如果研究者将史料利用的重心从文献集转移到与多元化易见史料的有机结合上来,从关注指导思想和大政方针本身转移到与其执行落实和内涵演进等内容的有机结合上来,那么便可以有效地改善核心档案史料匮乏以及改革开放史研究的实证性不足等问题,“的确,如果具有多样性和不可通约性,证据的力度就会增强”(〔英〕伯恩斯、皮卡德著,张羽佳译:《历史哲学:从启蒙到后现代性》,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15页。),更何况多元化的易见史料不仅是还原改革开放史的基本“证据”,而且其本身所承载的历史内容便是改革开放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