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的家风美德

蒋永清
2017年10月13日15:3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勤俭节约,境界高尚

陈云的饮食非常简单,每顿都是粗茶淡饭,而且从不吃请、不收礼。他吃饭非常简单,中午两菜一汤,菜谱每周一轮,都是一些家常菜,每餐必吃光喝净,不剩一粒米一口汤。有一年春节,工作人员到他吃饭的小房间,见仍然是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便对他说:“过节了,加个菜吧。”陈云笑着说:“不用加,我天天过节。”意思是说,现在的伙食和过去艰苦年代比,就和过节一样。给他做饭的厨师说:“首长一年到头就吃几样普通的家常菜,我的技术都提高不了。”陈云的要求是:只要够吃就行,不能浪费。陈云从不吃奢侈的美味。他说:“鱼翅海参是山珍海味,太贵了,吃不起呀!以前是地主吃的。”

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除夕夜,当时分管接待工作的上海市委副书记王力平给陈云拜年。陈云正在吃饭,桌上放着两盘菜(一盘豆腐,一盘炒荷兰豆),吃得津津有味。见此情景,王书记不禁感慨:“这就是我们国家领导人的年夜饭啊!”

陈云生活很简朴,生活用品非常简单,不追求个人享受。他经常提醒家人要节约每一度电每一滴水。他喝水时能喝多少倒多少,从不随意把水倒掉。哪怕是一滴水、一粒米、一度电,他都不会浪费。他用过的旧皮箱,穿旧的衣服、鞋子,用旧的毛巾、牙刷,用过的旧台历、铅笔头等,都不会随便丢掉,按他的话说就是:“不能让它们轻易退休。”他的盥洗室水池是漏斗式的,下面放个桶,洗头时低着头,用一大瓷缸水从上面浇下去,就算喷头了。

陈云有一把整整用了60年的刮胡刀。1935年,陈云离开长征队伍到上海白区恢复党的地下工作,到了上海以后,他又被派到莫斯科直接向共产国际汇报中国红军长征的情况。他上了一趟苏联的轮船,一摸自己的下巴,胡子好长,想刮一下,没刮胡刀。想下去买,又不敢下去,因为上海很多特务都认识他。最后他把钱交给一个苏联船员,请帮着买了一把刮胡刀。从1935年到1995年最后住院,这把刮胡刀整整陪伴了陈云60年。

到了晚年,陈云患有青光眼和白内障等眼疾,常点药水,为了避免手帕擦拭引起感染,1993年大夫建议他改用消毒棉球擦泪水。陈云认为这太浪费了,要求把他用过的卫生棉球保存起来,消毒以后改作他用。过了几个月,他还是惦记着浪费的事儿,一定要计算一下,他一年用多少棉球?一共花多少钱?工作人员把用过的棉球积攒起来从中统计出:陈云一个月约用棉球250克,价值七八元,全年花费不超过百元。陈云听后,再次要求工作人员一定要把棉球消毒改作他用,这才安下心来。

他日常使用的毛巾,已经破出了四个窟窿,还是不愿轻易扔掉。他常对工作人员说:“你们不要把我的‘四穿毛巾’换掉。”直到这条毛巾实在是不能再用了,才肯替换下来,但仍嘱咐说:“别扔掉,还可以用它来打扫卫生”。

陈云从没有办过生日祝寿活动。1985年6月13日,是他80寿辰。此前,家人由于知道陈云除外事活动外,从来不参加也不设什么宴会,所以提议召集一些老同志在一起吃顿便饭,简单地庆祝一下。但即便是这个提议,陈云知道后也坚决不同意。经过协商,最后决定全家照张像,为他过了80岁生日。

他惟一一次坐进口超豪华轿车不到三分钟。1985年下半年,报纸上、街道上宣传外国产品的广告很多,以外国轿车广告为多。看到这些广告牌,陈云心里很不舒服。那段时间,党内领导同志坐进口轿车的风气盛行,而且越坐越高级,皇冠、奔驰在北京到处跑,中南海里也很多。对此,群众很有意见,报纸和内参上时有披露。作为中央纪委第一书记的陈云对这件事情非常关注。

1986年1月的一天,他让秘书开一辆德国产的奔驰车过来看看。秘书开来当时最高级的奔驰500、日本皇冠和上海轿车过来。陈云看到两部洋车时,神情变得十分严肃。他直奔皇冠车,坐上去之后把车的内体都看看,感觉感觉那些座位,各处都摸一摸。然后他说:“这车好是好,我不能坐。为什么要进口这些车呢?就是摆阔气。下车!”这次惟一一次坐进口轿车,三分钟不到。他说:“国家外汇是有限的,花这么多外汇买这些高级进口轿车,就是少数人享受。老汉不坐外国车,花那么多外汇买一辆车坐着心里也不踏实,老汉就坐红旗车。”

陈云节俭朴素的事例举不胜举,因为这是他一贯的工作、生活作风。这种简朴的生活作风源于他崇高的精神境界。他常说:“一件商品到了消费者的手里时,看似很容易。可谁想过,它经过了多少道工序?它用了多少资源和能源?它又让劳动者付出了多少心血?如果我们大家都能处处节约一点,这也是支援了国家建设……浪费和贪污一样都是犯罪。”

他还常对家人说:“以前人们好讲我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其实我们的‘地’并不大,‘物’也不博,只是我国的人口比别的国家多就是了。我国的资源就这么多,大家都要节省一点用,我们都要当‘孝子’。我们这些现代人要‘孝顺’我们的儿子、孙子——子子孙孙的后代,我们不能吃光、用光,让子孙们‘逃亡’。”

酷爱学习,孜孜以求

老一辈革命家有良好家风的并不少,但像陈云这样组织家属集体学习哲学的实在不多见。没有打扑克之风而有读书学习之风,是陈云家风中最大的特色。

陈云酷爱学习的家风在他和于若木结婚时就已显露出来。1938年春,他们在延安中组部的一间平房里举行了热闹而简单的婚礼。接连三个晚上,在明亮的麻油灯下,陈云给于若木讲党史,讲大革命失败后盲动主义给党造成的损失,讲向忠发、顾顺章叛变后对党中央形成的威胁,讲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毛泽东对党和红军的挽救等等。“陈云同志在洞房给于若木上党课”,一时成为中组部干部传诵的佳话。

他们的定情之物,就是于若木在给陈云做看护工作时常在窑洞门口读的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一书,他俩在这本见证了他们爱情的书上各自签上自己的名字,把它珍藏起来。

陈云对个人名利看得很淡,对学习却看得很重。他虽然只上过小学,但却酷爱学习,勤奋学习,善于学习,特别是重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在延安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期间,他在部内组织了一个学习小组,重点学习马恩列斯和毛泽东的哲学著作,前后坚持了5年。

陈云自己热爱学习,也要求和帮助家人学习,而且在他带动下,全家老少都对学习感兴趣。“文化大革命”中,他被下放到江西。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定期参加工厂劳动外,主要是读书。他的几个孩子都去看过他,他跟他们谈的最多的是读书,让他们读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还教他们学习方法。

有一次,他带着小女儿学《毛选》,一边读,一边讲。讲着讲着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扭起秧歌。他说:“你看扭秧歌是往前走两步,往后退一步,学习的过程也要进进退退,退退进进,只有这样,才能把学习搞扎实,如果进得太快,就不能真正地学懂。”

陈云帮孩子分析说,你开始读马克思著作读不进去的时候,我们换成了《毛泽东选集》,就是因为毛泽东著作写的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比较容易懂,而且你多少有一点知识。他说,毛泽东在教学方法上始终贯穿着辩证法。读哲学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学习内容,只有掌握了好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才能够做好事情。对过去的事情,大家可能都会有一个结论,但是对未来的事情怎么分析怎么看,就要用哲学思想来指导。他说,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把中国革命搞成功,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也是毛泽东非常高明的地方,就是他用哲学思想培养了一代人。我们这些老干部感谢毛主席,想念毛主席,尊重毛主席,根子也在这儿。

“文革”中,陈云给次女陈伟华写了两封信。在这两封信中,他都谈到了学哲学的问题。第一封信是陈云收到伟华的信后的回信。1970年12月8日,伟华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诉说了自己的学习愿望。陈云接到信后,当天就怀着“万分欢喜”的心情写了回信。陈云在信中要女儿首先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著作,同时提出要她每天看《参考消息》《人民日报》或《北京日报》。为了使她能理解马列著作,还要求伟华看中国近代史和世界革命史方面的书,并且具体教怎样才能找到这方面的书。陈云在信中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很多,但我看来,只要10本到15本就可以了。”

第二封信是陈云于1973年8月从北京的家中寄给在北京郊区怀柔县当乡村小学教师的伟华的。他在信上告诉女儿,已邀请在京的一些家庭成员,如她的母亲和小姨、姐姐、妹妹等人组织一个家庭学习小组,并希望伟华也参加。首先学的著作是毛泽东的《实践论》,学习方法是每人分头阅读,然后每星期天用上午6点半到9点半的时间集中在一起讨论,提出疑问,交流学习心得。陈云在信中还交代了第一次要学的页码,并嘱咐她,先通看一遍,然后再看哪几页。对哪几页,必须细读。凡遇有一点疑问都记下,到集中学习时提出讨论。当时陈云已近古稀之年,学习兴趣丝毫不减当年,而且竟然要在家里组织学习小组。可见,学习哲学确实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

陈云热心组织家庭学习小组,他是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形成一种学习风气,更长远的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培养出自学的能力,有正确的思维方法,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提高工作能力。

他传授的学习经验之一就是要多听反面意见,他说毛主席在延安时,提出问题以后经常听取反面意见,听不到很着急,有时自己批驳自己。他说只有经常用反对意见来批驳,才能锤炼出有真知灼见的眼光。

他同样很关心身边工作人员的学习,尤其是学习哲学,常以出题考试、答对有奖、允许查书请教的方式来督促他们。他说:“学好哲学对工作、生活都是很有用的。看问题要一分为二,辩证地看,好的方面坏的方面都要考虑进去,这样才会少犯错误。” 工作人员很尊重陈云提出的意见,他们组织起来,制订学习计划,交流学习心得,营造了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氛围。

有一年,陈云在上海休养。来了一位新的工作人员,见面后,陈云笑着对他说:“欢迎你,首先欢迎你加入到我们的大家庭。家里工作人员很多,你很年轻,要管理好工作人员,做他们的表率。要带领大家多学习,特别要学好哲学,讲辩证法。这不仅对工作和生活有益,而且可以终身受用。”简单的几句话,很快就消除了工作人员的紧张情绪。事后,工作人员买了一些哲学书籍和笔记本,制定了学习计划,采取自学为主与集中讨论相结合的学习方式,边学习边做笔记,边读书边进行讨论。通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学习,大家不同程度地提高了用辩证唯物主义观点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初步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陈云在练毛笔字时多次写这样一句话:“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有一次,他仔细端详完这幅字后,余兴未了,用手挠着头,若有所思地对工作人员说:“这是我在延安的时候,研究了毛主席起草的文件和电报之后得来的体会。‘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是唯物论,‘交换、比较、反复’,是辩证法,合起来就是唯物辩证法。”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的十五字诀,陈云说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他去世后,这十五字诀镌刻在他的墓碑上。

原载:湘潮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