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近平同志关于历史研究的方法论原则

胡占君 郭继武
2018年01月02日09:23       来源:红旗文稿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习近平同志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基本理论,以深邃的历史眼光,深厚的历史修养,回应实践挑战,解决时代课题,正本清源,继承创新,深刻阐释和把握历史、现实和未来,形成了其科学的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这是习近平同志对马克思主义历史方法论原则的丰富和发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研究。

一、坚持实事求是研究和宣传历史的方法论原则

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认识和分析历史的根本方法论原则。习近平同志对实事求是曾做专门论述,他引用毛泽东的话对其进行阐释:“‘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他指出:“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是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要求,是我们党的基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领导方法。”因此,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坚持实事求是研究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国史,坚持实事求是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

习近平同志强调,坚持实事求是首先要坚持从史实出发,用史实发言,让文物说话。他指出,历史研究必须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因为史料是“求是”的前提,事实是真理的依据,只有掌握翔实准确的第一手历史材料,说话才最有说服力。

习近平同志指出,坚持实事求是关键在于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去“求是”,揭示历史客观规律,得出科学历史结论。他强调,要“求是”,就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史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研究分析,透过现象看本质,从零乱的现象中发现事物内部存在的必然联系,这样就能从史料中得出科学的令人信服的历史结论。否则,就容易陷于盲目性、片面性,很难做到实事求是。

习近平同志认为,坚持实事求是的根本要求是坚持从人民利益出发,对人民负责。他强调,坚持实事求是,就要坚持为了人民利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史学工作者既要全面记载和客观反映党的历史,充分肯定其历史贡献,正确分析和评价历史事件和人物;又要光明磊落、无私无畏,以事实为依据,敢于说出事实真相。即便对我们党包括领袖人物的失误和错误也要敢于承认,正确分析,敢于纠正,从而使失误和错误连同党的成功经验一起成为宝贵的历史教材。

习近平同志是坚持实事求是认识和研究历史的光辉典范。他从时代要求出发,回应实践挑战,实事求是地分析和回答了当代中国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比如,对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历史的正确评价、对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历史地位的正确认识、对中国共产党95年党的建设历史经验的总结、对社会主义500年历史的考察与评价,等等,科学地回答了社会上存在的历史疑问,纠正了错误言论,批判了历史虚无主义观点,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

二、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相统一认识历史的方法论原则

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是正确认识和研究历史的又一方法论原则。习近平同志在2010年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党史研究是一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从中国共产党的活动揭示当代中国社会运动规律的科学,要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和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针对党史研究和社会舆论中存在的偏离与弱化党性的问题,又反复强调坚持党性的重要性。

坚持党性就是中国共产党坚持工人阶级的政治立场,说到底就是坚持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坚持党性,核心就是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站稳政治立场,坚定宣传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坚定宣传中央重大工作部署,坚定宣传中央关于形势的重大分析判断,坚决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中央权威。”

坚持科学性就是坚持追求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真理性。历史科学具有不同于自然科学的社会属性,研究者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研究什么,主张什么,都会打下社会烙印。所以,研究者的立场、理论方法和价值体系的不同,将直接导致其研究结果的不同,决定其研究是否趋向真理性。这就使研究者能否选择正确的立场、理论方法和价值体系,成为保证其研究科学性的关键和前提条件。

坚持党性是实现历史研究科学性的政治保证。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党性本质上体现了科学性、人民性、先进性和时代性,这为历史研究(特别是党史研究)实现科学性提供了根本前提;另一方面,历史科学的社会性决定了只有坚持党性,即坚持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方向,才能保障其研究具有正确的理论、方法和价值导向,实现其研究的科学性。偏离和抛弃党性必然陷入歧途,失去历史研究的科学性。这是显而易见且确定无疑的理论逻辑和活生生的事实。

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相统一,必须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违背历史研究的党性和科学性原则。其政治上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科学性上则毫无科学精神和科学内涵,只是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因此,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这是新时代历史研究者应当自觉担当的历史责任。

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相统一,必须反对两种错误倾向。一是不能把探索性的学术问题等同于严肃的政治问题,也不能把严肃的政治问题等同于探索性的学术问题,混淆二者关系是错误的;二是不能认为是学术问题,就把党性扔到一边,不顾场合口无遮拦乱说一气,甚至为沽名钓誉而标新立异。坚持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宣传纪律和充分发挥个人创造性相统一,是历史研究者必须具有的科学态度。

党性与科学性相统一是保障历史研究的政治方向和历史研究成果符合人民根本利益、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法论原则。当前思想多元、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十分尖锐复杂,其中不少问题涉及中国历史研究,特别是党史和新中国历史研究。对此,坚持党性与科学性相统一,实事求是地给予正确的分析与回答,给予正确引导,是每位历史工作者都应自觉履行的社会责任。

三、牢牢把握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的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

习近平同志提出,把握历史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是认识和分析历史的重要方法论原则。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要牢牢把握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

历史主题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的体现。例如,近代中国的主要矛盾是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与人民大众的矛盾,这决定了近代中国革命的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这就是整个中国近代历史的主题。把握住历史主题和主线就从整体性、系统性和方向性的高度把握住了历史,就能避免割裂历史、碎片化历史,避免陷入历史迷茫。

历史主流是历史主题和主线的体现。例如,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流,就是中国人民为救亡图存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英勇奋斗、艰苦探索的历史;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英勇奋斗,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赢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历史,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把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建设成为富强先进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历史。把握历史主流就是要把握住历史的主要方面,区分出历史的次要方面。总之,把握住历史主流和本质就从历史的主要方面、内在规定性的深度把握住了历史,就能避免历史次要方面、历史表象对历史认识的干扰,避免历史认识和研究的片面性错误。

把握历史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是纲举目张的历史分析和考察的方法;是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认识本质、把握规律的历史认识和研究方法;是从全部总和、联系中去把握历史事实,而不是从片断的和随便挑出来的历史事实来分析评判历史的方法。这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在历史研究过程中的具体运用,是实事求是的具体展开,是习近平新时代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的创新。

习近平同志在把握历史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分析和研究历史方面为我们作出了表率。例如,他对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历史的正确认识,就牢牢把握住了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即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因此,虽然这两个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指导、方针政策、实际工作上有很大差别,但两者绝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所以,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为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积累了条件,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是对前一个时期的坚持、改革、发展。习近平同志关于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历史的分析和评价,批判了历史虚无主义者割裂和否定改革开放前后30年历史的错误,拨开了长期笼罩在这一问题上的历史迷雾,解决了事关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与实践的重大问题,对于凝聚社会共识、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习近平同志还提出把历史人物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评价的方法论原则。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他提出“六个不能”的观点,即“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这一论述是对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人物评价思想的丰富和发展,为我们正确研究和评价历史人物提供了科学的标准和依据。

习近平同志的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是一个融科学性、政治性和价值导向为一体的完整体系。其中,实事求是是最基本的科学方法,是基础和根本,离开实事求是,其他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就会失去其科学性。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是核心和关键,它以实事求是为基础,又统领和规定着其他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离开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其他方法论原则就会失去其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取向。把握历史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以及把历史人物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历史条件下去分析,是具体的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这既是实现实事求是的具体要求、具体展开和具体路径,也是坚持党性和科学性相统一的内在要求。它们从抽象到具体,相辅相成,辩证统一。

习近平同志的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解决中国历史研究(特别是党史和新中国历史研究)中的理论与实践问题的进程中提出的。在理论上它具有继承性和创新性,是马克思主义历史研究方法论原则不断发展的最新成果;在实践上它具有鲜明时代性和指导性,对于新时代正确认识和研究历史、正确认识和把握现实与未来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北京物资学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北京物资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