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欧阳淞
2018年02月11日11:3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开创的,但也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进行了20多年建设的基础上开创的。重温这一重要论断,回顾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的奋斗历程,分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的不懈探索,对于全面准确地认识90多年来党的历史,对于从理论逻辑与历史逻辑的统一中深刻认识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于义无反顾肩负起中国共产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一、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御外敌入侵、反抗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艰苦卓绝斗争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走在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潮流前列的伟大人物。”毛泽东同志带领党和人民创造了历史,历史也必将永远记住这位伟大人物。

1840年鸦片战争后,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曾经创造过灿烂古代文明的中国逐步变成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中华民族沦落到深重苦难和极度屈辱的境地。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富裕,成为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面临的两大历史任务。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前,各种政治力量及先进分子为使中国摆脱悲惨命运,已经在黑暗中苦苦奋斗了80多年,但最终都归于失败。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肩负起完成中国人民两大历史任务的重担,并为之进行了矢志不渝的奋斗。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进行革命,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极为不同。党要坚持革命,就必须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结合中国实际和时代条件,探寻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为找到这条道路,中国共产党人进行了艰辛探索。毛泽东同志就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他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进军,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开展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根据地建设,为开辟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指明了正确方向;他面对党内一度盛行的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革命经验神圣化的倾向,鲜明地提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15页。,深刻阐明了坚持辩证唯物主义思想路线的重要性;他和以他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深刻分析中国社会性质和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政治态度,明确了中国革命的性质、对象、动力、任务,制定了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总路线,提出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和党的建设是争取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并且指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途是社会主义,等等。正是这一系列重大探索,创造性地解决了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十分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东方大国,进行什么样的革命、怎样进行革命,以及如何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下经过新民主主义到达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人民终于推翻了压在自己头上的“三座大山”,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新中国的建立,彻底结束了100多年来中国人民饱受西方列强侵略和压迫的黑暗历史,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实现和巩固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根本改变了旧中国长期存在的四分五裂状态,实现和巩固了全国范围(除台湾等岛屿外)的国家统一。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政治的伟大跨越因为新中国的成立而得以实现,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中华民族的发展进步开启了新的历史纪元。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事件,也是20世纪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这个伟大历史胜利,是毛泽东同志和他的战友们,是千千万万革命志士和革命烈士,是亿万中国人民,共同为中华民族建立的伟大历史功勋。”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的历史任务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中国人民革命历史表明,毛泽东同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回想在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样,中国各族人民就还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下,我们党就还在黑暗中苦斗。所以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 《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148页。

毛泽东同志不仅是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主要奠基者之一。对于新中国来说,走向社会主义是必然选择。早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在经过反复比较和深刻思考后,就曾深刻阐明了中国革命分两步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终方向是社会主义的重大思想。新中国成立后,在党中央、毛泽东同志领导下,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完成了民主革命遗留任务,恢复和发展了国民经济。在此基础上,1953年6月,党中央正式制定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毛泽东同志提出:“党在过渡时期的总任务,是要经过三个五年计划,基本上完成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280页。党中央、毛泽东同志坚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采取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并举的方针,实行逐步改造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具体政策,创造性地开创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实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中,党和政府创造了委托加工、计划订货、统购包销、委托经销代销、公私合营、全行业公私合营等一系列由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并成功实现了马克思、列宁曾经设想过但却未曾实行过的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邓小平同志曾高度评价这种和平赎买政策,指出:“我们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用了和平改造的办法。实践证明,这样做的结果,我们的生产不仅没有受到破坏,而且得到了发展,既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教育了资产阶级。” 《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59页。在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党和政府制定了积极引导、稳步前进的方针,采取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国家帮助、逐步过渡的办法,经过互助组、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这三种由低级到高级的形式,把农民个体经济逐步改造成了集体所有制经济。对手工业的改造,采取了与农业改造大体相同的形式。到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确立起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在政治领域,毛泽东同志主持制定第一部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通过了这部宪法,作为新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正式确立。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逐步稳固并继续发展。党还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在中国落地生根,使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1/4的东方大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的制度基础。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