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必然逻辑

聂月岩
2018年03月08日09:28       来源:人民网-人民论坛

 核心提示: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要继续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不能照搬照抄外国政治制度模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人民长期奋斗的必然结果

民主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之一。如何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东方大国探索现代民主政治发展道路,是近代以来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重大历史任务。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和道路。以康有为和梁启超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改良派,主张在中国走改良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实行君主立宪制,结果被清王朝所镇压,戊戌变法以失败而告终。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用武力推翻了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了现代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这是中国近代民主进步力量共同奋斗的结果。辛亥革命虽然失败了,但民主政治的理念却在中华大地传播开来。正如毛泽东1956年11月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所说:“他在政治思想方面留给我们许多有益的东西。”辛亥革命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扫清了道路,创造了条件。民国初年,被称为中国“宪政之父”的宋教仁主张实行西方的两党制和多党制,为国民党在议会中组阁到处奔走呼号,结果被袁世凯派人暗杀。国民革命失败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建立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统治。抗战爆发后至新中国成立前夕,民主党派部分代表人物对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抱有幻想。1947年10月27日,国民党当局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要“严加取缔”。民盟被迫解散,表明了“第三条道路”在中国行不通。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民主党派开始接受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历史充分证明,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没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经济基础和阶级基础,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封建买办势力是从不允许任何政治力量同它分庭抗礼的,而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也无力组织一个强有力的政党来完成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资产阶级共和国,外国有过的,中国不能有,因为中国是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不适合中国的国情。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一百年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先进分子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在近代以后中国社会的剧烈运动中,在中国人民反抗封建统治和外来侵略的激烈斗争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过程中,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党成立之后,团结带领人民找到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进行了二十八年浴血奋战,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一九四九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政治的伟大飞跃。

走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由中国国情和历史条件决定的,特别是由中国基本经济制度决定的。然而长期以来,大多数西方学者认为,现代化就是西方化,要追赶世界潮流,就要走西方道路。中国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这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为人类民主政治文明提供了“中国方案”

新中国成立后,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必须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民主政治的体制和机制;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牢牢把握社会主义政治方向。“中国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这一政治制度是从中国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行得通、有生命力、有效率”,必须长期坚持和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有科学的指导思想、严谨的制度安排、明确的价值取向、有效的实现形式、可靠的推动力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既不同于前苏联的道路,也不同于西方的道路,更不同于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和新自由主义道路,是植根于中国沃土、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突破,这种独特的政治发展道路为全球的发展注入了强劲、健康、鲜活的因素,从而为人类民主政治文明不断走向繁荣与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

从世界民主政治发展的实践来看,世界各国的民主政治模式各具特色,没有完全雷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许多发展中国家照搬了西方国家的民主模式后,不但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反而导致政治动荡、经济滑坡。墨西哥曾经照搬美国的模式,结果没有成功。印度和尼泊尔沿用英国的民主模式,如多党制、议会制、三权分立,但社会仍然是政治不稳,腐败严重。南斯拉夫在西方民主潮流的冲击下,天真地以为只要实行多党制、私有化、言论自由,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结果是内战全面爆发,国家迅速崩溃,20多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酿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最大的人间悲剧。

迄今为止的世界历史表明,任何一种政治模式都离不开本国的历史传统、经济文化发展状况和社会制度。通向民主的道路必须从本国实际出发,不能照搬照抄外国模式。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曾经说过:“现代化并不意味着西方化,非西方社会在没有放弃它们自己的文化和全盘采用西方价值、体制和实践的前提下,能够实现并已经实现了现代化。西方化确实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非西方文化对现代化造成了什么障碍,与他们对西方化造成的障碍相比都相形见绌。”当今世界,政治现代化已经呈现出一种多样化和多种模式并存的格局,政治现代化不再等同于西方化。英国脱欧公投不仅再次质疑和批判了西方的“普世价值”,同时也说明欧洲不可能形成一体化的政治体制。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们需要借鉴外国政治文明有益成果,但绝不能放弃中国政治制度的根本。”中国的实践向世界说明了一个道理:治理国家,推动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并不只有西方制度模式这一条道路,各国完全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来。

(作者为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博导,政治学系主任,中国特色政治发展研究所所长)

【注:本文系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历史进程及基本经验研究”(项目编号:17ZDA05)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①《毛泽东文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

②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新华网,2017年10月27日。

③《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

④《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