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基本原则

——重读列宁的《怎么办?》

王恩宝
2018年04月25日09:31       来源:学习时报

核心阅读

《怎么办?(我们运动中的迫切问题)》一书是列宁在1902年2月写成的。当时为战胜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等非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冲击,列宁在《怎么办?》中,着重批判了轻视理论、轻视政治斗争的经济主义思想,提出了“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的著名论断以及其他一些深邃思想,凸显了他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高度智慧,不仅为马克思主义革命党建设提供了行动指南,为俄国十月革命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也大有裨益。

加强理论建设: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

1895年恩格斯逝世后,第二国际中最有影响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右倾机会主义不断增长,伯恩施坦提出了全面修正马克思主义路线和策略的投降主义路线,第二国际逐渐进入修正主义占统治地位时期。为此,以列宁为首的俄国马克思主义者积极开展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并在俄国建立新型无产阶级政党。面对修正主义的强势进攻,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先进的理论来指导无产阶级运动,才能使无产阶级革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不被修正主义等非马克思主义思想所侵蚀。针对当时的实际情况,根据理论与实践辩证关系原理,列宁郑重提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在醉心于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同机会主义的时髦宣传密切融合的情况下,必须始终坚持这种思想。”并深刻指出:“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列宁还指出,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斗争,不仅仅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还要有理论斗争;三种斗争形式相互配合,缺一不可;要从三个路线上全面展开同反动势力的斗争,才能成为国际革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与此同时,列宁还批判了经济派的自发论,阐明了革命理论对于工人运动和党的建设的重大意义。列宁认为,进行经济斗争的真正的、最终的目的是推翻现有的专制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因此必须提高社会民主党的自觉性,革命者一定要自觉地领导自发的工人运动,使工人斗争不仅仅局限于经济范围之内;从当时的现状来看,工人阶级的自发运动处于高涨时期,而欠缺的则是理论的指导,这种理论的指导就是指革命家们的自觉性。他指出,经济派在思想上、政治上、策略上以及组织上都篡改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经济派的根本错误就在于崇拜自发,不了解革命理论、觉悟性的重大意义。他强调指出:“群众的自发高潮越增长,运动越扩大,对于社会民主党在理论、政治和组织工作方面表现巨大的自觉性的要求也就越会无比迅速地增长起来。”

列宁加强理论建设、增强自觉性的重要思想,在当时具有巨大价值。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我们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在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对于作为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必须坚定理论自信,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正确地说明、分析和解决问题,统一全党思想认识,把党的科学理论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更加坚定自觉地为实现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不懈奋斗、顽强奋斗。

加强政治建设:最广泛的政治鼓动是绝对必要和迫切的任务

列宁指出:“‘经济主义者’并不绝对否认‘政治’,而只是常常从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观滑到工联主义的政治观上去。”为了推进无产阶级革命、推翻专制制度,列宁认为必须对工人阶级进行“灌输”、开展政治鼓动工作:“我们如果不担负起组织对专制制度的全面的政治揭露的工作,便不能完成我们发展工人的政治意识的任务”。“至于说号召群众行动起来,那么只要我们积极进行政治鼓动和生动而鲜明的揭露,就自然会发生这种号召的作用。”他同时指出:“我们的任务,社会民主党政论家的任务,就是要加深、扩大和加强政治揭露和政治鼓动。”在廓清和批判工联主义政治观的基础上,列宁深刻指出:“进行最广泛的政治鼓动,因而也就是组织全面的政治揭露,这是真正的社会民主主义活动中绝对必要的和极其迫切必要的任务。”并提出“培养革命积极性”的伟大号召:“我们应当负责组织这种在我们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全面的政治斗争,使所有一切反政府阶层都能够尽力帮助并且确实尽力帮助这个斗争和这个党。”

在夺取政权时期,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首要任务是开展政治斗争;在和平建设时期,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任务是加强政治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旗帜鲜明讲政治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的根本方向和效果。在新时代,我们党必须把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规矩;始终牢固树立政治意识、把握政治方向、保持政治定力、善于驾驭政治局面、有效防范政治风险;严格执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营造风清气正的党内政治生态;促使党员领导干部始终保持先进和纯洁的政治本色。

加强组织建设:只有集中的战斗组织,才能取得胜利的进攻

为了开展政治斗争、实现夺取政权的革命任务,针对经济派、机会主义者等派别崇拜自发形成的组织形式、对于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任务所持的狭隘见解,列宁深刻指出:“我们最迫切的首要任务是要建立一个能使政治斗争具有力量、具有稳固性和继承性的革命家组织。”区别于工人组织的职业性、广泛性和公开性特点,列宁认为,革命家组织“主要是以革命活动为职业的人”组成的“不很广泛的和尽可能秘密的组织”。列宁强调,社会民主党必须是统一的、集中的战斗组织。党只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形成的思想统一还不够,还要按照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组织上的统一。他指出:“只有集中的战斗组织,坚定实行社会民主主义政策而能满足一切革命本能和革命要求的组织,才能使运动不致举行轻率的进攻而能准备好有把握取得胜利的进攻。”针对经济派主张的“党组织的‘广泛民主制’”,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只是一种毫无意思而且有害的儿戏”,“这种‘民主制的儿戏’只有在找不到真正实际事情来做的人们常常聚集的国外,才能在某些地方,特别是在各种小团体中间流行。”他进一步指出:“我们运动中的活动家所应当遵守的唯一严肃的组织原则就是严守秘密,严格选择成员,培养职业革命家。只要具备这些条件,就能够保证有一种比‘民主制’更重要的东西,即革命者之间的充分的同志信任。而这种信任对我们来说是更为绝对必要的,因为用普遍的民主监督来代替这种信任,在我们俄国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时他认为,俄国社会民主党并非“无法实行真正‘民主的’监督”、“使革命组织的成员成为不受监督的人”,他们“会用一切办法来清除其中的不良分子”。

应该说,在夺取政权时期,根据时代特点和历史使命要求,对于民主集中制原则,列宁比较强调集中制,这是必要的、也是无可指责的。而在和平建设时期,马克思主义政党在组织建设方面必须全面贯彻民主集中制。必须完善和落实民主集中制的各项制度,坚持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既充分发扬民主,又善于集中统一;必须全面推进党的组织建设,加强基层民主建设,并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必须强化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改进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等。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