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司徒美堂因拯救民族危亡而结缘,结下了深厚情谊——

享受“特赐金銮殿乘舆”的是谁

任贵祥
2018年05月16日10:11       来源:北京日报

周恩来、邓颖超和司徒美堂

今年是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司徒美堂诞辰150周年,周恩来与司徒美堂都是中国近代历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两人因拯救民族危亡而结缘,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通过与周恩来首次会见,司徒美堂确信“共产党人正在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国民党对他们的造谣中伤都是谎言”

为了解祖国抗战情况、慰劳抗日军民、转达海外侨情,1941年11月中旬,司徒美堂继淞沪抗战之后第二次回国。他抵达香港时,不料正值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等地随即沦陷。驻港日军和汉奸将司徒美堂劫持到日军司令部。日军驻港首领矢崎软硬兼施,以高职高薪为诱饵, 威逼司徒美堂出面组织香港地方“治安维持委员会”(即“维持会”)并出任会长,以巩固其“占领秩序”。不言而喻,答应日军的条件,可以权倾一时,荣华富贵;拒绝日军的要求,将有性命危险。爱国和叛国的抉择严峻地摆在老人面前。司徒美堂虚与委蛇,拒绝日军的威胁利诱。紧急时刻,在香港洪门会党和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的秘密营救下,司徒美堂不顾足跛,化装冒险步行百余里逃离香港,于1942年初辗转来到重庆。

得知司徒美堂抵渝后,驻重庆的中共南方局负责人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前去看望,后又派车将他接到红岩村,举行欢迎会。周恩来向司徒美堂介绍了中共及其领导的军队抗日情况及刚刚发生的皖南事变真相。会谈结束时,他们一起合影留念。这是司徒美堂和周恩来的首次见面和交往。司徒美堂回忆说,“1942年夏天,我在重庆应周恩来的邀请出席了茶话会”,“他向我详细阐述了国民党在皖南进攻新四军的经过。……还向我描述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是怎样受着日本侵略军主力的进攻。他邀请我参观在延安的共产党指挥部。”通过这次会见,司徒美堂确信“共产党人正在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国民党对他们的造谣中伤都是谎言”。当然仅仅是一次见面,他“对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持保留态度”,但他毕竟通过会见了解到一些国共两党的情况,对中共有了初步认识,成为日后思想转变的契机。

当时司徒美堂之子司徒柱一路陪护父亲回国并参加了会谈,他回忆说:

住在重庆的第二天,周恩来先生和邓颖超女士就来到中央饭店看望我们,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二位。……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临走时,周先生说改日还要为父亲举行正式的欢迎大会。第二天,周先生就派人送来一份《新华日报》。我们看过后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恰好这时国民党海外部长刘维炽来访,他看见桌上的《新华日报》,惊讶地说:“这是共产党的报纸嘛!”父亲说:“这报纸很好,说的都是实话。”刘维炽只好苦笑了一下。5天后,共产党驻重庆办事处通知父亲出席欢迎大会。我们来到办事处门口时,周先生等已在那里等候了。我们共同照了相。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到今天。

1946年4月,司徒美堂率领改组后的美洲致公党9名同仁回国,准备以致公党的名义参政并参加祖国建设事业,但蒋介石国民党正在紧锣密鼓地阴谋部署发动内战,哪有心思理睬司徒美堂?使他们的一片热心遭到冷落,大失所望。6月,中共代表团周恩来、董必武热情邀请司徒美堂到南京梅园新村驻地亲切交谈,向他介绍战后国内形势、解放区建设等情况。随后,周恩来又两次到司徒美堂的寓所面谈,向他介绍国内外时局,及中共对国是前途、命运的主张,揭露蒋介石企图独呑抗战胜利果实、部署内战的阴谋,并再次邀请司徒美堂赴解放区参观。从而使司徒美堂对国内时局真相有了更深切的了解,促进了他在思想上的进一步转变。随即,蒋介石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天怒人怨,民不聊生。铁的事实教育了司徒美堂,使他深深地认识到周恩来说的是正确的,并彻底与蒋介石国民党决裂,坚定站在中国共产党一边,投身到反对内战斗争中去。

有人称这种待遇叫做“特赐金銮殿乘舆”

1949年春夏,在人民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中,中共和各民主党派紧张地筹建新中国。司徒美堂应邀代表美洲华侨不远万里回国参与创建新中国的大业。在新政协会议上,他当选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庄严的开国大典。新中国成立后,司徒美堂像早年支持孙中山的辛亥革命一样,“功成身退”。他对秘书司徒丙鹤说:“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叫我做官,我没做。现在大会已经开完,我也要回香港、美国去了。”周恩来得知司徒老人的想法后,极力挽留,劝说这不过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国家的战争创伤很重,要大家同心协力,恢复经济,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在周恩来的挽留下,司徒美堂最终选择留在国内作为自己的归宿。

司徒美堂归国时已80多岁,年老足跛,政协开会时,行走不便,而轿车又不能开到中南海大殿堂门口。周恩来便安排人为其特制类似轿子的藤椅,由工作人员抬着去开会。有人称这种待遇叫做“特赐金銮殿乘舆”。美堂老人深为感激,并表示受之有愧。北京的冬天寒冷,司徒美堂匆忙归国衣服不足。周恩来派人带老人到前门大栅栏瑞蚨祥,为其特制一件名贵的水獭领子狍毛大衣。周恩来的关怀,司徒美堂深感为殊荣。老人去世后,其家人把这件大衣转送给秘书司徒丙鹤作为纪念。“文化大革命”期间,司徒丙鹤被抄家,此大衣秘藏于在《工人日报》工作的儿子那里,得以保留下来,后来辗转送到广东开平司徒美堂纪念馆,作为革命文物传于后世。

在日常工作和交往中,周恩来对司徒美堂提议的事情或提出的要求,十分重视并尽可能满足。1951年2月,司徒美堂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身份,上书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要求南下考察家乡侨区土改。中央认为,通过司徒美堂在舆论上支持土改,可以教育华侨过好“反封建”这一关,于是同意了老人的要求。临行前,周恩来叮嘱司徒丙鹤:要好好帮助美老工作。司徒美堂在广东停留了100天,5月底返京出席政协会议,并向毛泽东和周恩来陈述了自己的观感。不久由秘书将此行写成《粤中侨乡土地改革前后》的长篇报道,在《光明日报》上连载,接着成书出版。为了表示支持土改,司徒美堂将此书广泛地邮寄给海外的亲朋好友。

1955年5月8日晚,司徒美堂去世,享年89岁。周恩来亲自主持公祭大会,扶灵执绋,两人的忘年交终结。

(作者为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颜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