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与美丽乡村建设

魏玉栋
2018年06月13日09:3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对美丽乡村事业而言,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是迄今为止最为重大的利好。2018年全国两会释放出的包括机构改革在内的一系列重要改革、重要政策、重要理念,不少都是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保驾护航”的。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美丽乡村建设无疑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主要表现在:内涵将得到新的丰富,力度将得到新的拓展,重要性也将得到新的提升。这是一个新的重大历史机遇期,美丽乡村事业将为农村振兴、国家复兴承担更为重要的责任。

一、主动与十九大“对表”,推动美丽乡村进入新时代

三个多小时、三万多字的十九大报告里的新提法、新要求、新举措不少,有人统计有40多处。就美丽乡村建设而言,有“四个新”尤为让人振奋:一是把“美丽”二字写进了奋斗目标,形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表述;二是对主要矛盾认知出现转化,形成“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判断;三是“美丽中国”独立成章,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四是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形成“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新要求。所有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机遇,“四个新”必将把美丽乡村带进新时代。

增加“美丽”二字,是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认识的再提升,是对这一奋斗目标要求的再提高。“美丽”二字将直接影响到战略实现路径和建设内容。美丽乡村建设无疑是实现“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战略目标的重要抓手。

之前,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提法“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出自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最直接的成效就是推动了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极大跃升。如今,经济建设取得重大成就,深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方方面面的变化最终促成了社会主要矛盾出现变化,这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党的十九大作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新判断,非常及时、正确,体现了一种巨大进步。就乡村而言,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主要表现在:农产品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农业供给质量亟待提高;农民适应生产力发展和市场竞争的能力不足,新型职业农民队伍建设亟需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欠账较多,农村环境和生态问题比较突出,乡村发展整体水平亟待提升;国家支农体系相对薄弱,农村金融改革任务繁重,城乡之间要素合理流动机制亟待健全;农村基层党建存在薄弱环节,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亟待强化。不仅与城镇相比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而且乡村内部之间也存在较严重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乡建马太效应”比较普遍。美丽乡村建设所要解决的,正是乡村发展中所存在的这些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里,“美丽中国”只提到一次,而在党的十九大报告里,以“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为题独立成章。这体现了中央对“美丽中国”的重视,也反映了对“美丽中国”内涵认识的不断丰富。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从空间区域上来讲,美丽中国有且只有两部分组成:美丽城市和美丽乡村。没有乡村的美丽,就不会有中国的美丽。在党的十九大报告里,“美丽中国”出现了三次,除了这一章之外,还有两处:一处是在基本方略之一的“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里,指出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建设美丽中国”;另一处是在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阶段所作的战略安排中,指出第一阶段就要做到“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可见,中央对“美丽中国”作出了系统安排。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亿万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决定着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

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要推动中国乡村走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那么这是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呢?它是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共同富裕之路、质量兴农之路、乡村绿色发展之路、乡村文化兴盛之路、乡村善治之路和中国特色减贫之路,这是一条通往美丽乡村梦想的道路。

二、乡村振兴战略与美丽乡村建设的关系

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后,美丽乡村建设如何进一步开展?会不会用乡村振兴战略来替代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与美丽乡村建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些问题引起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下面结合个人的认识与研究,谈一点粗浅的看法。

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不会出现乡村振兴战略替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情况。相反,正如笔者开头提到的,美丽乡村建设会因为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而恰逢其时,在全面贯彻落实其总要求、总部署的同时,会在不同层面上与之互为犄角,而在基层建设实践中融为一体,进而得到更大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第一,乡村振兴战略与美丽乡村建设一脉相承,共同构成新时代“三农”发展的基本架构。“美丽乡村”发端于习近平同志2003年在浙江实施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行动,于2013年由农业部率先推向全国;乡村振兴战略则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着眼于乡村发展的瓶颈问题、着眼于农民群众的殷切期盼、着眼于美丽中国的宏伟蓝图而作出的战略部署。因此,二者同根、同源。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新时代的“三农”发展架构基本形成。

第二,乡村振兴战略是一定时期的战略性安排,美丽乡村建设则几乎是永恒的话题。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主要从当前影响到乡村发展的体制、机制、政策入手,确立目标、提出要求、设定步骤,该改革的改革、该完善的完善、该废除的废除,其内涵与内容将会相对明确。美丽乡村的建设内容则随着建设所处的不同阶段、面对的不同问题、发展的不同需要而会有所不同。“美丽”没有尽头。

第三,乡村振兴战略是战略层面的部署,美丽乡村建设则是措施层面的抓手。两者在不同层面上形成很好的互补、搭配关系。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下一步将会出台一系列具体政策、实际举措,这些政策与举措将进一步丰富美丽乡村的建设内容,推动、打造美丽乡村的升级版、未来版。二者的共同目标都是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从事农业生产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第四,乡村振兴战略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动员,美丽乡村建设则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的创造性探索。乡村振兴战略体现出的是政府的意志,主要运用的是行政的手段,通过制度性改革、政策性调剂、行政性干预,以解决那些市场不能解决、基层难以解决、群众盼望解决的深层次瓶颈问题,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形成促进乡村发展的良好环境、支持体系。美丽乡村的创建发轫于基层的创新创造,而后逐级得到认可,最后形成社会共识、中央号召、全国政策,使乡村振兴战略在基层得到贯彻实施,从而推动乡村社会的进步。

第五,美丽乡村建设服从于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安排,乡村振兴战略落地的关键抓手是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央针对农业农村发展到新阶段推出的重大部署,是本世纪中叶之前的一项重大任务,因此将会成为我们党优先发展农业农村、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尽快实现城乡一体化的一个重要安排。今后的美丽乡村建设,必须服从于这个安排,以新的20字要求为方针,主动换挡提质升级。诚如是,美丽乡村建设就是乡村振兴战略落地的重要内容、主要载体和关键抓手。

三、2035年前后,基本实现美丽乡村梦想

中国人千百年来“美丽乡村”的梦想什么时候能够实现?从党的十九大报告传递出的信息可以判断,这个时间节点应该在2035年前后。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我们要让乡村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作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中央明确提出了2035年美丽中国基本实现。

以此为目标,如何推进今后的美丽乡村事业就摆在了眼前。笔者认为,需要做到“三个着眼于、三个推进”。

(一)着眼于新时代,创新推进

党的十九大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并称之为“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针对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用“三个意味着”和“五个是”作了阐述和注解。与之相应,“三农”的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那么什么是“三农”的新时代呢?可以简单描述一下:是努力建设、即将实现农业现代化的时代,是合力推进、即将实现美丽乡村梦想的时代,是着力部署、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时代,是锐意进取、全面构建现代乡村治理结构的时代,是良好传承、乡村文化全面繁荣的时代,是生活富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

(责编:王婧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