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党校 提高党的理论水平

——读刘少奇《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

储峰
2019年03月06日08:48       来源:学习时报

核心阅读
  刘少奇的《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是党的干部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重要讲话。讲话指出了我们党为什么要办马列学院,学习马列主义的正确态度,并对学习马列主义的错误认识提出了严肃批评。这对于推进党校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
  1949年前后,随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结束,新中国的成立已指日可待。为了适应形势的发展,1948年7月,中共中央决定创办高级党校,继续沿用延安时期马列学院的名称(1955年中共中央决定,将马列学院改名为中共中央直属高级党校,简称中央党校),刘少奇为马列学院院长。1948年11月8日马列学院第一期在河北省平山县李家沟开学,12月14日刘少奇到马列学院第一班上发表了《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这次重要讲话阐释了为什么要办马列学院,党员干部如何学习马列主义,并纠正了部分党员干部对学习马列主义的错误认识。这对于纠正当时党员干部不重视理论学习的现象,对于推进党校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要办马列学院
  为什么要办马列学院,为什么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呢?刘少奇引用列宁的话“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来说明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必然性和重要性。刘少奇指出:“学马克思主义,学理论知识,这对中国革命、对人民、对党都很必要。”他认为,我们党即将成为执政党,迫切需要提高运用马列主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成立马列学院,让党员干部学习马列主义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党员干部理论修养普遍不够。马列主义是我们党的理论基础,但在刘少奇看来,“我们党在提高理论修养方面是有缺点的”“缺点是理论修养不够,许多同志最重要的缺点就在这里”。他基于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指出,革命行动受革命理论的指导,理论正确,革命就能胜利,反之,中国革命就会出问题。这就要求提高党员干部的理论水平,使各方面的干部都具有或多少具有马列主义的理论修养。他特别指出:“一定要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我们办马列学院的目的。”
  第二,马列主义对解决中国实际问题有指导意义。刘少奇指出,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一些问题,“马克思、列宁早就在原则上说过了的”。他说,党在探索农业社会主义、地主富农思想、资本主义思想等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也犯了一些错误,“犯的那些错误,是马克思、列宁早就在原则上说过了的”,如果早一点学习了马列主义,学会了用马列主义的指导原则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就不会犯那些错误了。他还说,很多同志“现在也许不懂得,到毕业时就会知道,没有理论是不行的,不学马列主义理论是不行的”。
  第三,办马列学院是提高党员干部理论水平的重要途径。刘少奇指出,办马列学院是提高党的理论水平的方法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方法”。他认为,中国有300多万党员,加上解放上海、北平、天津、南京等地,情况非常复杂,迫切需要提高党员干部的理论水平。基于此种考虑,中央要办党校,“将来还打算在东北办一个分校,还要办中级党校、初级党校。这是提高理论水平的重要办法”。他指出,在提高党的理论水平方面,“马列学院有特殊作用、特殊任务”,因为它是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办的,一定要用它来培养干部,使他们懂得马列主义知识,把工作做好。
  如何学习马列主义
  在这篇讲话中,对于如何学习马列主义,刘少奇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认识。
  第一,自己搜集材料,分析材料。针对有些同志希望多听报告,不愿亲自读马恩列斯著作的现象,刘少奇指出,这是懒汉的思想,想依赖别人,这种思想与共产党员的精神追求不符合,“共产党员的精神,是积极上进的精神、独立创造的精神”。他认为,学习主要靠自己,自己不进行独立的艰苦工作,要想得到一些理论知识是不可能的,“要学得一点东西,必须靠自己努力”,听报告,听教员讲,只能得到一定的帮助,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搜集材料,分析材料,这才是学习马列主义的正确方法;否则,“自认为学到了,也是假的,靠不住的”。
  第二,反对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在学习马列主义问题上,我们党曾犯过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误,这是因为党对主观与客观认识的不清楚、不正确造成的。刘少奇也认识到了这一问题,他指出,“过去马列学院有教条主义,将来恐怕又搞教条”“有没有犯教条主义的危险呢?”“任何时候都有的,今天有,以后还会有”。但他认为这不能成为不学习马列主义、不进马列学院的理由,“学习马列主义,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在他看来,要做到这一点,根本在于“要学习,要努力”要对任何事情都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努力做到“既不犯经验主义,又不犯教条主义”。
  第三,要理论联系实际。刘少奇认为,学习马列主义联系实际的方法有很多,“不仅要联系中国的实际,而且要联系外国的实际;不但要研究现在的实际,而且要联系历史的实际”。在这一点上,他特别强调要读马恩列斯的著作,“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而且是世界革命很大的一部分,不是孤立的”“读马恩列斯的书,就是学习外国革命的经验、世界各国的革命经验”“只有中国革命的经验,而不吸取世界革命的经验,就不但不能担负世界革命的任务,而且不能指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由此可见,在刘少奇看来,读马恩列斯的著作是联系外国实际、联系历史实际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重要体现。
  批评了一些错误认识
  刘少奇在指出如何学习马列主义的同时,也对当时党员干部中存在的对学习马列主义的错误认识提出了严肃批评,对于进一步学好马列主义指明了方向。
  第一,批评了不想学西方历史的错误思想。刘少奇认为,为了客观准确的掌握马列主义,不能不学西方历史,学习西方历史是为了读懂马列主义。他指出,马列主义是产生于西方国家的理论学说,只有学习西方历史才能更好的理解马列主义。他指出,“我们既要有实际经验,更要有理论知识,二者缺一不可。既要有中国经验,又要有外国经验,二者缺一不可”“有中国经验,又有外国经验,才有实现正确指导的可能”。否则,我们所掌握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跛足式”的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人就是“跛足式的马克思主义者”,看不清远方,容易迷失方向。
  第二,批评了没有外国经验中国革命照样成功的错误认识。针对有些党员干部认为“没有外国经验,土改、军事我们也搞了些,而且有成绩,为什么不行”的错误认识,刘少奇指出,以前并非没有外国经验,而是党员干部个体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中央的指示、毛泽东的指示中都有外国的经验成分在里面。他还从一个领导者的角度指出:“人家写错了,你看不出,你只能照样做,那是不够做领导工作资格的。”他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内容无比丰富,解决了世界上许多大的原则性问题”“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书要认真学,学得好就站起来了,不爬行了;过去未想通的,现在可以想通了,眼界宽阔了,天地大了”,遇到问题也就容易解决了。
  第三,批评了“地理、历史以前学过,又来学,不必要”的错误想法。对于这种认识,刘少奇指出:对于地理、历史知识,过去学过,现在再学,也没有什么坏处,而且过去学的和现在学的内容有可能不同;至于没有系统学过的,“学一下更好”。他强调指出:“为了学习马列主义,学习文化是必要的。”因为以我们党现在的文化水平来看,“要真正学好理论,有许多同志是不够的”,学习地理、历史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因为历史、地理里面有普遍真理,“不学地理、历史,你就‘理论不起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干部教育培训中,要集中抓好党的理论教育和党性教育”,要求把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干部教育培训的中心内容。在此情形下,重温刘少奇这篇极为重视党校工作、强调党员干部要努力学习马列主义的重要讲话,对于提高党员干部对学习马列主义重要性的认识,对于新形势下进一步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校要加强理论教育的指示精神,把党校工作推进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责编:颜菲)